今日知青 更多
江为群:观赏、感悟、交流、畅谈 ——记6.16湖光艺术茶座
2018.6.19 阅读:44 作者:江为群

观赏、感悟、交流、畅谈

——记6.16湖光艺术茶座

                                                 江为群



2018年6月16日晚,又一场湖光艺术茶座在市红十字会二楼举行,会场三面墙上挂着知青书画家倪永嘉、黄世雄的作品,倪永嘉作了主题演讲: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学书感悟。黄世雄演讲的题目是:错位与重组——电脑绘画随想。两位都是早年就学有所成,功力非凡,倪永嘉文革前就荣获厦门市中学生书法比赛一等奖,黄世雄则是1984年作品就荣登全国美展,这在厦门画家群中屈指可数。


两位书画家结合讲解自己作品,谈艺术,谈经历,谈人生,深入浅出,尽情发挥,感悟体会,精彩迭出,展示了深厚的专业功底和锲而不舍的艺术追求,全场反映热烈,在场的书画家们争相发言,互动频繁,直至激情迸发,按捺不住,当场开启红白葡萄酒,把盏相庆,以酒助兴,会场气氛屡掀高潮。


谢春池总结道:我们通过作品观赏来了解作者,知青追求书画艺术,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时代变了,很多东西都变了,智慧不变。书法绘画都是灵性表达。倪永嘉的字,形式要好于笔墨,黄世雄的画,立意、气象、材料都好,构思、结构也不错,两人的作品都有现代性,我们这些老一辈如果还是沿着前人的足迹走,走不远的,要勤于探索,追求艺术就要不停探索,争取创造与众不同的形式,因此我们推崇两位的前卫精神。


微信图片_20180619100438.jpg


《厦门知青摄影作品选》征稿启事
2018.6.16 阅读:51 作者:厦门知青文化活动组委会

 纪念厦门知青摄影沙龙成立10周年

                 迎接厦门知青插队闽西50周年

                 厦门知青的摄影艺术节

      《厦门知青摄影作品选》征稿启事


为纪念今年厦门知青摄影沙龙成立10周年,为迎接明年厦门知青插队闽西50周年,决定编辑出版《厦门知青摄影作品选》。特向“文革”前的老知青、“文革”中的知青(指老三届)和新知青(指七十年代毕业的初高中生)征集原创摄影作品,要求如下:


(一)题材不限,人物、山水、建筑、社会等,艺术类与新闻类皆可。


(二)每人限上报六幅作品。

   

   (三)作品来稿时间截止于201881日。

   

   (四)投稿方式:统一发送至邮箱:526720934@qq.com

  

       (五)特别欢迎厦门知青摄影沙龙成员和曾经参加过摄影沙龙的同好们赐稿。

   

   (六)《厦门知青摄影作品选》主编由谢春池、施建初担任,届时将组建编委会。

   

   (七)此项征集活动,具体工作小组由许锦联担任组长,组员:谢国添、黄莲治、刘晓辉、林虹。


特此启事。

 

                               厦门知青文化活动组委会

                               厦门知青摄影沙龙

                                   2018616


亲历者说 更多
一手握锄头,一手拿算盘
  刘昌明


    在插队务农期间的1973年6月至1974年12月,我在大队畜牧场干活正有自在感,渔村大队又将我从畜牧场调往刚扩建改成的大队林场(就是原耕山队),说是杨财淼场长向大队推荐的,让我过了元旦马上就到林场报到上工。这样从1975年起我和大家一样平日里扛着锄头耕山育林,需要时我也被差遣到小松镇街或是建瓯县城采购山里运载木头的大花毂板车轮所需维修零配件,还要采买林场饭堂改善伙食的咸带鱼、海带干、萝卜干等食品。林场那几年扩大劈山造林、采伐杉木松木等多种木材,还培育树苗、种植经济作物,生产任务繁杂,原来耕山队那个谢姓老出纳年纪也大了,不适宜经常到街镇、跑县城采购生产工具和生活物品,所以20多岁的我听从杨场长安排,走马上任接替老出纳的工作,学习管理林场的所有现金收支。场长一再叮嘱我,很重要的工作是去建瓯城催讨相关单位拖欠的大额木材款。

    

      1975年3月下旬的一个晚上(白天大家都要出工),林场会计张日接主持了新老出纳的工作移交,现金账目的移交清册由张会计给我们拟写,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仔细清点了原出纳谢执焕移交的库存现金和布票(那时代布票紧缺,林场种植的棉花摘收晒干,摘掉棉籽后卖给公社农副产品收购站,不但有棉花款项收入,还得到一定比例的布票奖励)与移交册上的数字确认核对无误后,在移交清单上慎重地签名接收。这张出纳移交册和两年半之后我辞去出纳又转给下一任的那张现金移交表,我至今还一直保留,大概是管钱理账人员谨小慎微的职业习惯吧,或是秉承老会计父亲的习惯。

(上图是笔者保存的1975年3月接任林场出纳的移交清册)


    从小受父亲影响,也可以说是耳濡目染,我接手林场出纳工作以后,十分认真、非常投入。杨场长给我弄来半新不旧的有两个抽屉的写字桌,我下山去买了钥匙锁扣自己安装好,我这出纳有“保险柜”了,接着小心地将林场存在大队信用社的活期存款存折、库存现金和布票和还没送会计核销的发票单据、现金账簿和收款收据等整整齐齐叠放在抽屉里,每当报销付款或登记好当天发生的现金收付日记账后,我丝毫不敢麻痹地都一一收藏在抽屉里、上好锁。


    在采茶季节里,为了赶时令把青茶尽快采摘回来制作,林场都要请附近几个生产队的年轻村姑们上山来突击帮忙采茶,根据她们各自的采茶数量,当天结算工钱。接手出纳后,我就要经常揣着银行存折下山到大队信用社提取现金,给她们发放采茶工钱。我每次都很仔细地画好表格,按人头制作采茶工钱签领清单。发放时我小心翼翼地点钞,每发一笔款都要细点2遍,而且都是靠拇指和食指吐点口沫数钱,完全是一副上街镇、进县城叫卖农副产品的老农点钱模样。在这期间,我担心少付工钱给辛苦的采茶姑娘(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小女孩鬼精的很),那可不行;同时又担心多付出钞票,林场就短了钱款,俺可得掏腰包补上,就要赔钱!

    担任出纳的那两三年里,我常常肩背着仿制军用挎包(那年代知青们很流行肩背军包到公社赶圩、去大队开会)到公路边搭乘过路手扶拖拉机,前往小松林业采购站,向该站讨要拖欠我们林场的木材销售款。有时搭乘早班车到建瓯县城去,去找县供电局或邮电局办公楼里的财务,等着收回他们曾向林场购买做电线杆的好几十立方米的8米长杉木款,傍晚还要赶回林场。另外,林场收获的杨梅、鸭梨、柑橘和水蜜桃之类的经济作物出售以后,我也必须及时记账,经常爬山越岭到各村,尽快向买主讨回账款,实实在在增加当年集体经济现金收入,免得挂了空账影响到年终林场分红核算,不能让社员辛苦一年的劳动所得在分红时打折扣、开白条。回想起来,那几年的出纳工作经历,确实让我学会为集体管好钱款、记好账。在这两年多的兼职出纳中,我学会了噼里啪啦地拨打算盘,歪打正着为后来我在厦门航道段当几年会计练下了基本功。
(上图是笔者保存的当林场出纳时75年现金收付报告单之一)
   
    按照林场会计张日接的财务要求,我每月都要将发生的现金收付单据凭证按时间顺序逐一编号,整理核对登记现金流水账后,结出当前现金余额,盘点库存无误后,填写《现金收付报告单》,连同当月的各类购物发票、付款凭据逐一向他报销,由他登入会计账进行成本核算。2年多里,我在张日接会计的热心指导下小心谨慎地兼职做着出纳,我们两人互相信任,配合得当,杨财淼场长十分放心。
(上图是笔者保存的当林场出纳时77年现金收付报告单之一)


    1977年9月,我被大队安排到渔村中心学校当民办教师,于是把出纳工作移交给同期也在林场的福州知青林秋熹,照样办理移交手续。不过这次移交清单是我自己拟写,监交人依然是张会计,他过目审核认可以后,当事三人都签了字,给我两年多知青时期的“账房先生”经历画上合格的句号。如今,前后两张出纳移交清册和那本记录着2年多时间里我所经手的钱款(库存现金和银行存折)每月汇总《现金收付报告单》的存根联我还都一直保存着,并且跟随着我来到厦门。

(上图笔者保存的1977年9月卸任林场出纳的现金移交表)


知青文档 更多
知青文学 更多
知青影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