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知青 更多
厦门知青艺术团音乐沙龙迎新春活动
2018.2.1 阅读:450 作者:文:江为群 图:林加聪等
厦门知青艺术团音乐沙龙迎新春活动
文:江为群 图:林加聪等

      201821日上午,环岛路寒风阵阵,九龙塘海鲜食府里却是欢声笑语,春风拂面,厦门知青艺术团音乐沙龙在此举行“冬之歌”迎新春活动,艺术团及厦门知青文化活动组委会成员参加了活动。

      主持人林家聪首先介绍本次活动的筹备情况,特别提到每次活动都出席的12位艺术团团员,他称之为“铁杆组合”。

      陈祥德以独唱“我们这一辈”拉开活动序幕,随后李文伟朗诵林家聪创作的诗歌“冬之歌”。接下来有梁振彩等演唱“清晨我们踏上小路”,“故乡的小路”,何碧云、江为群以普通话、闽南语朗读余光中的“乡愁”,铁杆组合12人演唱“相逢是首歌”,蔡莺莺的葫芦丝吹奏“瑶族舞曲”,吴再国的葫芦丝吹奏“唱支山歌给党听”,谢春池即兴上台独唱“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还有黄星霞等演唱的“思念”,张玉治等的歌舞“北京的金山上”等等节目。

      许子贤教大家唱“相逢是首歌”,然后,全体合唱“友谊地久天长”。

      最后,林家聪宣布艺术团音乐沙龙2018年的主要活动安排,看来值得大家期待,不仅厦门知青,还有省内外知青伙伴,不仅老三届,还有新生代,将带给大家新的一波波惊喜和欢乐。


01.jpg

02.jpg

03.jpg

04.jpg

05.jpg

06.jpg

07.jpg

08.jpg

10.jpg

11.jpg

12.jpg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18.jpg

19.jpg

20.jpg

21.jpg

22.jpg

23.jpg

24.jpg

25.jpg

26.jpg

27.jpg

28.jpg


胡明宜:老郑与小郑——记“厦门知青公众号”
2018.1.20 阅读:230 作者:胡明宜

“厦门知青”公众号编者按:今天是大寒,亦是“厦门知青公众号”的一周岁生日。2017120日,“厦门知青公众号”安静地开通了。公众号的三位编辑——文字审校胡明宜先生(亦是本文作者),文字排版郑文宽先生和郑淇女士在这一年的共事与合作之中,已渐入佳境,配合默契。在一周岁的生日之际,三位编辑决定破例在本不推送文章的时段“任性”地推送出两篇文章应个景,为“厦门知青公众号”这个“小朋友”安安静静地庆祝生日。

***********************************

开办于2007年的“厦门知青网”,至今屈指已有十个春秋,它由于内容丰富多彩,图文并茂门类多样且接地气,深得知青群体们的喜爱,诸多知青网友各显其能,一年四季在这片“自留地”里参与辛勤耕耘,施展技艺从不间断。如此之来,大家共同培育的这朵靓丽鲜花,常年吸引着全国知青及各界人士的眼球,点击率相当的高,成为了一个知名的网站。开办初期的网管者为郑炯垣先生,第二年则由郑文宽先生接手管理直至今,十年如一日,真可谓公益心大大的、劳苦功高也。2016年的年底,“厦门知青网”突然在公众的视线面前走失了,何故?其原因是知青网站所租用的服务器所属的那家网络公司,自身出了问题运行不下去了,并将其关闭。厦门知青网受其影响只得被迫另辟它径,再现往日英姿。但此刻外界不明内情,正负面的议论纷纷,诸多粉丝网友关切的目光,乃每日注视着互联网,期待着它重出江湖。


此时此刻,一位厦门知青网的忠实粉丝郑淇更是心急如焚,这位知青的后代,常年参与厦门知青的文化活动,父辈们的高尚情操让小郑从心底感动崇敬。这位熟黯网络的操作高手,自告奋勇请缨创建微信“厦门知青公众号”,迅速填补了知青网站停歇的空间,替代它的角色以慰众多网友们焦虑的心情。于是由小郑(郑淇)老郑(文宽)努力操作的“厦门知青公众号”,即在2017120日亮相于公众的视线里,延续了知青网的功能,成为厦门知青文化活动的一个新亮点。


众人皆知,当今的信息时代,互联网络、手机微信高度发达,上了年纪的老知青们,有部分人因受制于电脑操作的因素而登陆不了互联网,但掌中手机接收微信则是轻车熟路不在话下,且当下几乎人手一机,故“公众号”的信息传播更为迅速广泛,颇受欢迎。开设后,每两天按时发布一组图文,登载知青文章、活动报道,源源不断细水长流。对于小郑这样一位上班族、一位年轻的母亲来说,此项公益性的工作耗费了她诸多的工余时间,但她与老郑一道配合默契克服诸多困难,让公众号保持正常的运转。正因有小郑+老郑的无私奉献及相互在网络技术上的照应,“厦门知青公众号”这朵新开的鲜花,正在厦门知青这个园地里吐露着芬芳。让知青网友们十分高兴的是,今年的5月,“厦门知青网”终于摆脱困境,又以崭新的版面重现往日风采,展现在新老热心读者们的视线里,网管老郑依然娴熟的照料着这个文化园地,依然是温馨如故。


忠实的“厦门知青网”及“厦门知青公众号”的网友们感谢你们——老郑与小郑,向你们致敬!

 


亲历者说 更多

春节,其实也就正月初一、初二两天,因为初三不访客,初四已经是节的尾巴。小的时候,因春节很热闹,还有很多“好料”吃不完,我就会很盼着它来。


 正月前好几天,大人就已经忙开了,要提前浸米、磨米浆,然后拿大石头压住,将布袋内米浆的水挤压出来。当米浆成为了固态以后,会闻出酸酸的气味。厝边3号家有一石埕,那里摆着一副“帽子”(石磨),这时我们得负责磨米浆,小孩最不喜欢同一件事做个没完,我很不耐烦。那时得提前蒸出不少黑糖甜粿、菜头咸粿和发粿,油炸的东西有炸枣、菜丸子炸、炸白鱼和炸芋枣。那阵子我不出门玩了,会一整天坐在蒸笼和油锅旁,等候着好吃的东西出锅。


 “二九瞑”(除夕)晚餐很丰盛,自然是吃不了一二,那一大堆剩菜最后会倒在一起,猪肉鸡肉鱼肉,还有菜丸子炸等一并混杂着下锅熬煮,一餐接一餐的连吃好些天。那年头没有冰箱,食物却不曾臭酸,我也从未吃坏腹肚“漏屎”,或被杂菜里的骨头卡住过喉咙。而那些咸粿之类的,常常会存放到起毛发霉,这也无妨,拿湿布擦试干净,下油锅里煎了来吃。


 这么多食物中,呲牙咧嘴的发粿总是被最后吃掉的。因为戳着红印子的大发粿肩负着传统的主角,立在供品的最中央,被不停地用来敬天敬地敬祖公,直到浑身布满香烛的灰烬,最终才被洗洗切片煎了吃。


 到后来街上慢慢开始可以买到吃的半成品年货,这其间几年还出现过家家户户流行“炸嗑”(一种包有白糖花生馅的油炸饺子),从而取代了炸枣和蒸粿,告别了磨米浆的时代。城里人选择放弃了年关的多般繁琐。从某个层面说,是商品社会改写了民间习俗,同时剥夺了家家户户快乐的辛劳。

 

160212180219


知青文档 更多
知青文学 更多
知青影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