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洁成:“清臀”

2018.3.6 阅读:302 作者:刘洁成

厦门人过年前都要“清臀”,这两字跟洗屁屁无关,这是厦门话的“大扫除”,而且专指春节前最后那次。此时我们会把所有家当翻个底朝天,进行彻底的清洗和日晒,为的除旧迎新。平常一般的打扫卫生不说这个词——厦门话很难搞懂的,就别学它了。


        每年到了“年快兜了”时,商家都看准市场需求顺势起价。凡过节前人人都需要的那些东西就会涨价。你嫌贵拉倒,后面排着队呢。不幸的是,给钱的这一方宁愿被宰都要做:过年,家一定得清洗;人的头毛,一定要剃。


        人吃老是会变相的,我这次披头散发过年,等正月十五过了再说,你哪天开门我哪天剪,我不要形象,你却需要钱,看谁能耗过谁;至于厝内拼卫生,年前不用大扫除,我扫两下地板,把垃圾倒掉,先把旧年的霉运弄走再说。正月过了我就请你来打扫。你想年前顺势来抢钱,休想!


        那次年前,请了一位钟点工来打扫,8小时结束。


        翌年年前,想早点完事,请了两位来,原以为4小时能结束,结果同样用了8小时,白花了一倍钱。 


        再后来,还是叫了两位,结果不到4小时做完了。三次花的时间不同,结果却一样:比没打扫是干净了,但做工粗糙。侧面看,所有的平面体都有抹布走过的污迹。因明白了一道理:你要把物件擦干净,首先要保证那块抹布是干净的。可惜她们不讲究这个。


        工人到来之前,我会赶紧把家里的清洁用具藏起来。为什么尼?去年有发现,她们把我洗油锅的刷子拿去刷墙壁,把我洗碗的布拿去搓沙发。我担心她们等会临走时,把我擦头发的毛巾拿去擦她的脚……另外我怀疑她们带来的抹布有问题,会不会刚刚在别人家擦过马桶,现在拿来擦我家饭桌。


        那回工人临走时,要我在回单上少签个一小时,这样,她们就可以把这一小时的钱私下分了——我这人对小事从不讲原则,我会先判断一下谁是弱者,然后就帮谁,即便弱者再错我也帮。这回,家政的老板当然是强势——我兴高采烈地照做了。但我们起了争执。


          她们要我在签单上面写6小时。我就纳闷了,实际是4小时,少签一小时,应该是3小时才对,写6小时是错的。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来争辩,我很耐心,但她们不接受,还是坚持6小时——这年头,想帮人做点好事真难。


  一袋烟的时辰过去了,我的喉咙都冒了烟,扯这些废话的时间可以洗一间厕所。忽然想到,她们说的会不会是两人相加6小时,跟我说的两人各3小时是一样一样的?


我咽了一下口水,问:你们的6小时,说的是不是每人3小时,一共6小时?那俩女工异口同声说:对,就是这样!


有点晕眩,我赶忙找沙发坐下。

 

111618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