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祖锬:“爸爸、爸爸阿北阿北是什么?”

2018.3.7 阅读:381 作者:蔡祖锬

“爸爸、爸爸阿北阿北是什么?”

 

    “爸爸、爸爸,阿北阿北是什么?”三四岁的女孩仰着头,好奇的眼神紧追她爸爸不放。

 

    她爸爸三十出头,个子不高但很壮实,灰色圆领衫的袖子卷起来,露出鼓鼓的臂肌;棱角分明的褐色脸庞上始终挂着谨慎羞涩的微笑,他正忙着给怀里一岁多的小女儿喂饭,顾不上理会旁边吵闹的大女儿。

 

    “爸爸、爸爸,阿北阿北是什么?”女孩并不罢休,依然扯着他的衣角不懈地发问。

 

    我被女孩急切的询问给逗乐了,直想告诉她:“阿北”不就是厦门话“伯伯”的意思嘛。可这一家明明来自昆明楚雄,女孩怎么会有这么字正腔圆的厦门话发音?如果不是厦门话,那“阿北”到底是什么?好奇之余我也迫切地想知道阿北阿北是什么?

 

    细看这女孩长得实在是漂亮:两条系着红丝绳的朝天辫衬着天真无邪的瓜子脸,浓密卷翘的长睫毛下,两颗黑白分明的眼珠骨碌碌乱转,小小的嘴巴微张,瞳子中满是期待。

 

    大圆桌旁围坐着她的爷爷奶奶还有妈妈,却无一人理会女孩的问题。爷爷在剔牙。别看小女儿才一岁多,拨拉吃饭的架式一点也不含糊,一会打翻汤碗,一会用手抓米饭,奶奶和爸爸忙得团团转。妈妈体形微胖,这时才有空捡桌上的饭菜填肚子,见我微笑地注视着她家女儿,忙笑着说:“阿北阿北就是打你的屁股!”

 

    “才不是呢!爸爸爸爸,阿北阿北是什么?”小女孩回头瞥了妈妈一眼——那眼神已不仅是好奇,更多的是俏皮和一丝丝的狡诈——依旧缠着爸爸发问。

 

    “当然是啦!就是你不乖要打屁股!”奶奶嫌她吵得慌,就顺嘴说。

 

    “奶奶你老是老,又不是老师,哪里会知道!”女孩伶牙俐齿地反驳,惹得众人大笑。

 

    年轻人抱起小女孩,脸贴着那张粘着饭粒的小脸蛋,一本正经地说:“奶奶说得对,阿北阿北就是打你的屁股!”

 

    “不是不是!爸爸爸爸,阿北阿北是什么?”女孩研判着爸爸的表情,这时的腔调已不再是俏皮与狡诈,而是明显的恶作剧……

 

    从女孩的妈妈口中得知,年轻人是云南彝族人,两人以前是同学,他听得懂汉语,只是讲得不太流利,现在在楚雄教书,还是月入七千的高级教师呢。我更好奇,莫非“阿北阿北”是彝族的什么俏皮话,小女孩才会那样的锲而不舍地想知道。

 

    年青人全然没有高级教师的架子,寡言少语勤快体贴,他既是保姆又是服务生,七八天的旅途中,不是用一条颜色鲜艳的彝族背巾背着小女儿就是脖子上吊着大女儿,再不就是毫无怨言地提着大包小包。

 

    于是,两位老夫妻得以悠哉悠哉地看风景拍照片……

 

    说是“老人”其实才50多岁光景,爷爷瘦高个子,睫毛浓密下巴微扬,年轻时一定是个型男帅哥,几天旅游相处和他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兄弟。他在邮局系统工作,收入不菲,所以这几年一家子上北京下三亚,祖国大地几乎都走个遍。

 

    看他说一不二的样子,在单位里应该大小是个领导,只是常居边陲随意惯了,灰西服里的白衬衫经常敞开领子,白色后摆从黑色的羊毛马掛下不甘寂寞地窜出来;西裤裤脚也时常卷起,一脚长一脚短;露着小腿穿双黑皮鞋,显得有点滑稽可笑……可是他并不以为然,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人开心就好,何必连游玩的场合都装得那么一本正经?谁知道那些体面的背后是如何的龌龊,倒不如这位老兄来得爽直可爱……

 

    到了澳门奥特莱斯,他促狭地眨巴着眼睛:“赶鸭子一样,导游越是催我越是不买!”

 

    逛了几圈再看到他时,他正拎着一条皮尔卡丹皮带,自嘲地解释:“导游小妹也不容易,跟前跟后好话一箩筐,不买不好意思,就随便买条皮带喽,太贵了,400多元……”

 

    那可爱的小女孩又围着他打转,我不由得想起了一路上的困惑,趁势问道:“阿北阿北究竟是什么?”

 

    老兄愣了一会,继而哈哈哈地大笑起来:“那是她在逗我们玩,随口胡说的,什么意思也没有!”

 

    这时轮到我哈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如此!

 

    弯下腰来冲着小女孩我故意模仿她的腔调连说两句“爸爸、爸爸,阿北阿北是什么?”,此刻的她就像一个干了坏事的小子被抓了现行,羞得满脸通红地冲过来作势要打我,我笑嘻嘻地躲开……

 

    多可爱的小女孩,多可爱的一家人!

 

               2018.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