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振生:庸人自扰

2018.5.6 阅读:249 作者:陈振生

——读《中国新“文盲"的困扰:提笔忘字》

陈振生

日前参考消息刋载,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712日的报道:中国对失去汉字感到担忧。(记者芭芭拉·德米克)

文中提到:发短信和打字正在替代一笔一画写成的汉字。当需要提笔写几个字时,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意识到,自己已经忘记了那些字到底怎么写了。

文中特别提到新"文盲"——年轻,受过高等教育,有钱。在手机、智能手机、电脑日益普及的今天,他们就越不愿意一笔一画地写字。

这种奇特的新"文盲"——更确切地说,是书写困难。

据《中国青年报》今年4月一项调查显示,2072名受访者中的83%承认写字有困难。这种现象非常常见,以至于它甚至有一个名称——"提笔忘字"

文章说:在中国,这种情况已发展到引起一场文化危机的地步,因为汉字是几千年中国文化的象征,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且一直沿用的书写体系。现在使用的汉字可以追潮到3000多年的骨头和龟壳上的象形文字。

由外国记者行文关注中国文化的流失,未免有点杞人忧天。其实不然,随着社会的变迁,生活的改善,观念的更替,国人对一些传统的文化,民族的历史日益显得淡薄、淡忘甚至怀疑、否定乃至弃绝。

纵观中国数千年的历史,每逢改朝换代或多事之秋,首先遭秧的就是那些传统文化,人文历史。但前车之覆并没能成为后车之鉴。60年来,特别是文革10年乃至这30年。在一片"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的狂飙中;在打倒一切"封资修""牛鬼蛇神"的喧嚣声中;在一片"筑巢引凤""招商引资"的旗号下;在种种政绩工程的车轭下,成片成片的文物古迹,历史景观纷纷香消玉殒,各种艺术珍品,文化魂宝惨遭损毁,就连琴棋书画也难逃厄运。就在笔者提笔时,厦门晚报和海峡导报二则报道令人震惊和愤慨:"安徽泗县拆千年古寺建成了商品房""旧石器遗址遭破坏,村民跪求领导保护"。文章报道:"破坏"者向村民扬言:我们的"后台"硬,上面的事都已摆平……。相信有良知的上级部门和领导一定会让这些“后台""上面"的真实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随着改革开放和对外交流的扩展,国人的观念又走上了另一种极端。在"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鼓噪声中,原本被"革了命“、"专了政""封资修"成了可居奇货。而一度被视为精神鸦片、腐蚀"革命意志"、易受"和平演变"的洋货、洋品、洋风、洋俗……也纷纷受到国人特别是年青人的青睐。衣食住行非国外品牌不可,西方的情人节、圣诞节、万圣节……都受到年青人的追捧。国外的商业广告几乎覆盖国内城市的大街小巷和各种媒体,其商品几乎充斥国内大小商场。由于有"正确"的舆论导向,有被人民服务的“公仆"引领消费潮流,国人都觉月亮还是外国圆。真可谓:西风熏得国人醉,直把神州当美洲。

“出乎尔者,反乎尔者“。你怎样对待别人,别人也会怎样对待你。换言之:你怎样对待事物,事物也会怎样对待你。这是一条因果对应的定律。

当我们忽视、轻视、离弃、摒弃传承了几千年同时也是举世公认的文明时,国外的“有识之士"便“当仁不让"地冒认抢注本属于我们的种种国粹。那具有浓厚文化内涵和民俗底蕴的端午节居然被韩国人申报,中华民族的远古神话名人蚩尤,竟成了韩国的祖先并杜撰成打败炎黄二帝的韩国英雄,更夸张的是:连孔子,孙中山,毛泽东等中国著名历史人物都成了韩国后裔……可见韩国人对“真善美"的崇尚己到了思维错乱的地步。而该国的"民族英雄"黄禹锡更是把造假和剽窃的功夫发挥得登峰造极。一度被誉为"克隆之父"的他利用干细胞造假,欺骗了科技界、学术界、欺骗了世界,结果从人民英雄沦为国耻。而日本,在向我们学习了上千年先进的文化、科学和生产力后,竟以怨报德上演真实版的“老虎弑师“记,幸好聪明的猫还留有一手才幸免于难。而我们的邻居——越南和印度可就没这么幸运。由于种种原因,同样有着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的两个古国竟没有了自己的文字。前不久,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自鸣得意地说:台湾是中华民族文化保持和传承最完整的地方,建议两岸通力合作为汉字申报“世遗"。此话一出,真令人有种"中原无人“的感慨。在第二届海峡论坛期间,有台湾学者自荐要为闽南地区推广闽南话尽力。闽南话源自中源,根植厦漳泉,后逐步向海外及台湾流传,如今却要靠台湾来协助光大。不知闽南地区的“父母官"们赧颜与否?

文章最后援引一位名叫王家中的报怨:中国人现在只想着物质生活。练书法的日本人和韩国人都比这儿多。汉字是起源于中国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政府必须有所作为。政府不管,人们就不会去关注。

说真的,出现上述社会现象其实也是一种必然。笔者所在的集团公司每有简报、会议记要下发,各种会议常有。而主笔、主讲人多为公司老总、处级干部、研究生、本科生等"高素质"人员。但却洋象常出,授人笑柄。如:摊派写成滩派,佼佼者写成骄骄者,培养写为陪养,刻苦钻研写成刻苦专研……悖字读为勃,棘手读为辣手、传闻当成绯闻用……更有甚者,把杜甫《望岳》中诗句写成:会当凌云顶,一览重山小。看他()们成天在办公室、电脑前正襟危坐忙于事务,其实不然,前些年忙着炒股、买基金,近年来忙着偷菜种菜、上网聊天、玩游戏……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拿着高薪却不思进取,满足现状。连小学生都能避免的错字错读都时常发生在他()们身上。如今,随着老三届一代人的退休离岗,整个集团公司能用毛笔写字者已是凤毛麟角了。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年初,厦门市某副市长在支援四川彭州对口援建项目仪式上,面对媒体居然把倔强读成qū qiáng,令电视机前的我差点喷饭。这种靠秘书工作的领导,其执政能力值得商榷。

虽然,近年来政府也采取相应的对策来保护、传承和弘扬传统文化,制定一系列法制法规来保护重点名胜古迹、人文景观、民俗经典。但成效却不及民间的乡规民约。无怪乎,国内许多有识之士纷纷呼吁在保护、传承和弘扬传统文化的同时应注重做些实实在在的事了。如:设立读者节、诵读节、书法节、文化节等。鼓励和扶持社会团体举办一些国学班、学堂、讲堂、新私塾等民间培训机构。

我想,只要政府重视、媒体宣导、各级领导率先垂范,那新“文盲"现象应可遏止。但愿芭芭拉·德米克记者的担心是多余的,笔者也是庸人自扰,自讨没趣。

 

2010814

                                   《老三届通讯》第94

附:近日,有关北大校长“鸿鹄”之说在网上不断发酵。想起当年笔者在《老三届通讯》第94期写下的不知量力的担忧,还真不是多余的。

                                             20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