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洁成:欠安记(9)

2018.1.27 阅读:114 作者:刘洁成

    这半年来真的是百病缠身,这身上除了衣服没病,从头到脚都不舒服。

  

        我并不喜欢到处诉苦,说多了没人爱听。将私人的倒霉事昭告天下,并不是有趣的作为。可有的朋友觉得我是假装生病,是为了找借口推辞聚会。没错,我不看医生,无凭无据,很难让大家相信——看来我只能找个风和日丽的吉日,四仰八叉躺在大街上,请大伙都过来鉴定一下,辨个真假。哈哈!

  

        人到了这把年纪,还真没什么大事儿对外颁布,也没什么好事儿可以炫耀,因为已经干不了什么大事了,因为好事也轮不到我了。我们每天不是泡茶、聚餐和广场舞,就是病倒了。专家说,这个岁数的人,有病才是正常的。这么说我是特么的太正常了。我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偶尔很臭屁的写几篇文字。有人说,能够写写就证明没病——这是什么话!难道我必须昏死了过去才算数?

   

       去年,社区通知我去领取节日慰问品,说是大米和食油,当时我正感冒来着,走路东倒西歪,哪会有吃这大米的命?不能为了一桶油,拼了俺这条老命,对吧。我说,以后再有这种“礼轻物重”的慰问品,就直接把我忘了吧。

 

         我们从少年时代开始,就完全丧失了为自己的生活做主的权利。我们身上被打上老三届和老知青的标记——我为这两个头衔感到耻辱,它们代表着幼稚、疯狂、蒙难和无所作为。尤其是,我们尚未摆脱那些不幸的记忆,病痛却开始向我们频频招手。

 

      能够把自己身上的痛苦平平静静的说出来不算什么,能够让大伙听了非常高兴,那才是我写下这些废话的目的。

 

      相信大伙看到这里,没准又会说,这家伙没病!

 

写于2018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