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佩钦:早春二月东留行随记

2018.2.23 阅读:457 作者:黄佩钦

早春二月东留行随记

黄佩钦

 

    201822日的武平东留之行,是我退休后一次特殊的出行。之所以说特殊,是因为这是一次厦门老三届知青回乡捐赠书画公益之行,而我并非老三届知青,也没有在武平下乡插队过。十五、六岁那年,我对“武平”这个词并不陌生,或许是周边的学长学姐们与我年纪相近,他们上山下乡到武平插队,东留、十方、象洞等等词汇,当时便在我的脑海里根深蒂固,而我却没有机缘“到此一游”,反倒在50年后的今天,能够亲自踏上这片土地,跟随以谢春池大哥为领队、吴忍成大哥为团长的17人团队,一路风尘仆仆抵达武平县东留镇,并在大明村和东留镇开展为期二天的捐赠书画、书写春联送祝福活动。

 

    此行时间非常短暂,带去许多的好奇,却难以一一揭开小时候心中神秘的“武平”,遂以此“随记”记录此行零碎的点滴。

    

一、缘起

 

    2017年下半年,厦门知青书画沙龙的“龙头”吴忍成大哥告诉我,大明村是他下乡8年的地方,他想帮助大明村设计、创作一批书画作品,捐赠给大明村布置村部大楼,问我能不能以知青书画沙龙的名义,创作一幅毛泽东诗词“沁园春.雪”的楷书作品捐赠,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吴大哥的任务。这幅作品114字并不多,可是以四尺整张的篇幅写欧楷书还是小有难度的。果然,花了几个小时写完一遍后,最后几行因为到了“力尾”,行气不能始终如一,想到以后这幅作品将永久挂在大明村部,那是一点瑕疵都不应该有。隔了几天,养精蓄锐后我再写了一遍,自己觉得可以了就交给吴大哥。之后吴大哥告知我东留镇的成行时间,让我以捐赠者的身份参加“厦门知青回乡捐赠书画”和在东留镇书写春联的活动。感谢春池大哥策划和带领此行程,感谢吴大哥给我有幸与老三届大哥一同出行的机会!

    

二、捐赠

 

    此行之前,我也曾经向许多机构捐赠过书法作品,不论是慈善拍卖或受赠者收藏,我都没有亲临现场过。这次能够亲临现场并且亲手将作品送到受赠者手上,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高兴。书画赠送仪式于22日下午在大明村部的大会议厅举行,村干部、党员,男女老少村民坐满了会场。村党支部何书记致欢迎词,吴忍成团长作为在大明村下乡的厦门知青代表发言,厦门知青文化活动组委会总负责人谢春池大哥对大明村的文化建设、今后厦门知青如何加强与镇、村这一层次的文化交流与合作等,从较高的层次提了宝贵的意见。一套流程走下来,到了厦门知青向大明村捐赠书画作品环节,村里把我们捐赠的作品在会上逐一展示,林水色、吴忍成、倪永嘉、黄祖希、黄佩钦、罗泽华六位作者逐一上台把作品亲手交到大明村干部手中,整个捐赠过程,全场掌声热烈,我看到与会者都兴奋地站了起来。随行的施建初、谢国添两位摄影师以及众多的手机镜头记录了珍贵的瞬间。捐赠仪式后,几位村里的老者围着我们不舍得离去,直夸我们的作品写得好!一位老者跟我说:“我喜欢你的楷书,像印上去的!”他的话引来周围人善意的笑声,边上一位中年人向我介绍,这位老者是大明村退休的小学校长,今年已经80多岁了。整个书画捐赠仪式简短,却不失庄重与热烈,台上暖意浓浓,台下掌声阵阵。在捐赠完书画作品后,陈孟荣、吴忍成、陈安琪等厦门知青大哥大姐向大明村捐赠了衣物、图书等,让我感受到了厦门知青对武平第二故乡的一片深情,也让我感受到大明村人重视传统文化的热情及对厦门知青浓浓的乡情。

      

三、送福

   

    到武平之前,我已经在厦门参加了十一场次的写春联送祝福公益活动,到武平再写一场,除了考虑天气比厦门冷的因素外,并没有过多的顾虑。可是出发前一天,在参加知青书画沙龙到阳台山社区写春联的时候,路上不慎把脚摔伤了。因为赶着去阳台山社区写春联没有去医院处理,等到写完已经血水和秋裤完全粘连在一起。次日又赶早启程前往武平。第一天白天忙着参加活动并没有太感觉不适,晚上则伤口隐隐作痛,怕伤口感染也不敢洗澡撑到第二天。庆幸的是,第二天(23日)上午,老天作美停止连续几天的下霜和雪,破天荒地出了大太阳,否则,既要抗寒又要止痛,困难就将增加不少。大家也十分开心天气放晴,春池大哥在车上让大家用四个字成语来形容“老天作美”的天气,大家都你一言我一语地“出口成章”,车上一片欢声笑语。我打趣地跟大哥大姐们说:“这是我们人品好到爆棚,连老天也愿意帮助我们呢!”

    

   八点三十分,在东留镇便民服务中心的广场上,闻讯来等候厦门知青写春联送福的村民已经聚集了不少。一开场,我和吴忍成,罗泽华,林水色,倪永嘉,黄祖希等知青书画沙龙共六人就“刷刷刷”地写了起来。每个人的面前都排着等候人群,大家手不停地送“福”的、送“春”的,送超长大门春联的,村民们对求得的每一幅字都视为“墨宝”。这也是我前面十一场写春联较少碰到的场景。因为城市的房子,极少有人需要1.2米以上的春联,而在武平东留镇,这里写的春联最少一米五以上。吴忍成大哥为村民写的家族联,每对都是长一米八,宽五十公分,超过两米长度的也不足奇怪!大明村的退休老校长,拿着近两米长的红纸,一直守着到十一点左右,要我给他写一幅楷书联,我带的笔都是写行书的,勉为其难地写了一幅楷书,老校长喜滋滋的。十一点多,镇里准备的春联纸写完了,我也把笔洗了,这时大明村的几位村民从家里取来宣纸请我写字。笔洗了,时间到了,为了不让他们扫兴,我只给其中一位写了一幅四尺整张的字,若不是下一场活动时间等着,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来要字。看着自己写的字受到乡亲们的喜欢,虽然几个小时写下来腰酸背痛,脚伤还在淌着血水,但心里感到特别的满足,因为我在为厦门知青大哥大姐们以前朝夕相处的村民们服务,为他们“送福”!

    

四、赏花

 

   我在去武平之前做了一点功课,了解武平县东留镇的人文地理状况。东留镇2014年前还是称“东留乡”,2014年撤乡改镇,镇政府所在地就在大明村。传统的经济作物有花生、木薯、蕉芋、甘蔗、烤烟,果树有柑橘、枇杷、桃、李、柰等。东留镇先后引种油柰、水蜜桃、山华李等新品种,引进日本长茄、棱角丝瓜、黑美人小西瓜、洋香瓜等110多个瓜果蔬菜新品种。20年前,东留镇就以封侯、黄坊、大明等村建立蔬菜、水果基地,水果、蔬菜种植面积和产量均居全县首位,为县内水果、蔬菜主产区。如今,东留镇更是大力发展花卉等经济作物,为了让厦门知青了解情况,镇里安排了两个发展的比较好的花卉项目供我们参观:“富贵子”和“红掌”。

 

在东留黄坊村的种植大棚里,红艳艳的“富贵子”产品让我们大开眼界。几个花农在精心布置搭配出售的产品,一位妙龄少女低头整理着富贵子,不时对我们露出甜甜的微笑,引来了摄影师的关注,相机手机咔擦咔擦的快门声记录了一个个瞬间。这位美少女年纪估计十八、九岁,长得非常清秀,与我们交流显得落落大方,浅浅甜甜的微笑与她面前的富贵子相映成趣,不失为富贵子花卉大棚里一道靓丽风景,使我们观赏富贵子增添了一个“人与花同美”的美谈。


    在东留封侯村几千平米的超大温室暖房里,与外面寒风彻骨、冰天雪地的气温形成强烈反差。温室里红掌怒放着,恍若一片红色花的海洋,置身其中让人心旷神怡。我们厦门知青团的安琪等两位美女兴奋地钻进花海里,摄影专家施建初大哥又是忙得不亦乐乎,把花与人同美的特写表现得淋漓尽致。据东留镇的领导介绍,近年来,“红掌”、“富贵子”这两项花产品项目,为东留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难怪此行他们会挤时间安排了这两个“赏花”节目,在让 厦门知青愉悦赏花的同时,进一步了解东留镇的经济发展状况。

 

短短的两天行程,收获满满,收益多多。限于篇幅,仅以上面的随记和大家分享。

 

2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