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昌明:青春的脚印深陷在偏僻的山乡(下)

2018.5.14 阅读:331 作者:刘昌明

青春的脚印深陷在偏僻的山乡(下)



这本是我第一次花钱买的精巧工作手册,记载我1972年至1974年的出工情况,那几年我先在耕山队,以后调到大队畜牧场。

以上12张图片的画面简略看出我在耕山队和畜牧场的出工情况。1973年6月,大队把我调离耕山队,让我下山去负责大队畜牧场,这是我第一次开始学着管理七、八人的小团队,不像以往那么随意,想出工就扛着锄头跟着去,感到累了就呆在宿舍睡大觉。在畜牧场里,有着存栏数保持在30头左右嗷嗷待饲的猪们,每天需要大量饲料,还有放养几百尾鲢鱼、草鱼的鱼塘要精心呵护。我每天都要早起床带领大伙儿上山讨猪菜、下田觅鱼草,种小麦、挖地瓜,采茶季节还要带人返回耕山队加班做茶,不得轻松自在,每天晚上都要考虑畜牧场第二天的农活安排,有时还要超前计划畜牧场中长期农事。每天所得工分还和大家一样。好在畜牧场也办食堂,我可以全力以赴,尽可能多出工劳动。所以,1972年我出工236天,1973年出工213.5天,1974年出工227天。



上面这两本《社员劳动手册》是我调到大队林场后专门去小松公社赶墟时自己买的正规的记工簿,为的是在新的一年、新的场所有个新气象。以上9图画面,让我再次回想那三年难忘的林场生活。
1975年元旦刚过,随着建瓯林业形势的发展,大队耕山队扩大再生产,成立渔村大队林场,又将我调到林场干活,我打起背包返回耕山队旧地,再次来到满山种着矮脚乌龙茶树的老虎垅,重操旧业。新来的场长非常信任我,让我协助管理林场的现金来往,我成了林场的出纳兼采购,甚至还当起了和小松林业采购站常打交道的木材检尺员。那几年,除了参加林场耕山育林的农活外,我还常常被大队喊下山去干了一些“不务正业”的活儿,当然是大队指令性派工,都是有工分报酬的。在这几页劳动手册里, 都分别记载着我为大队党支部刻写(钢板蜡纸)文字材料、参加举办思想教育学习班,协助大队治保主任一同出差建阳县搞征兵政审外调、陪同为集运木材在崎岖山路上摔伤骨折的社员上省城医院治疗等等公出的往事。


1975年我的出工为310天,1976年出工307天,1977年出工只有227.5天。回想起来,75、76、77那三年的春节我都没回福州和家人团聚,坚持在林场干活挣工分、做表现,不过,1977年9月起我离开林场到渔村中心学校当民办教师去了,所以那年出工天数较之前两年少了许多,要不然,我打算出工依旧是要300天以上。





图片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