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昌明:在插队的小山村我演过土匪副官“小炉匠”

2018.2.14 阅读:185 作者:刘昌明

     遛大街、逛公园总会看到大爷大妈们在空旷场所、绿茵草坪上载歌载舞、其乐融融,总会想起在知青年代里我也曾有过知青们自编自演的短暂“舞台”经历。
(此图为网络下载的当年《智取威虎山》第四场<定计>剧照选一)


      1970年11-12月期间,是我插队建瓯渔村大队的第二个冬天。当时我们渔村大队党支部和工作组根据形势需要,布置知青们组织文艺队,为本村社员们演出歌舞,积极宣传毛泽东思想和农业学大寨精神。我落户的路后生产队有8个福州知青,七男一女,上至66届高中毕业生,下至68届初中毕业生,从初一到高三基本都有。还有1个建瓯本地知青,他是建瓯一中67届初中生,长得个高帅气。因而大队领导很看好我们这个村的知青,特别是我们路后队还有个66届高三毕业生的男知青,在中学里就已经加入共青团了,他高度的政治热情当仁不让地出来牵头组织,马上把我们几个知青都叫在一起商量如何才能完成大队党支部布置的政治任务。然后我们很快就统一认识,准备自编自导一台节目,排练好以后先在路后本村演给社员看,有可能的话也到周边几个生产队(自然村)活跃农村文娱活动。当然,所有这些演出都在晚上进行,不能耽误白天的秋收冬种生产劳动。


    路后村所有知青都行动起来,显示各自特长,有的编撰节目文本,有的设计表演动作,大家讨论演出计划。最后确定了以学演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第四场“定计”为主戏,再加三句半“我们都是好社员”、表演唱“飒爽英姿女民兵”(主要由路后村青年女社员扮演)等节目凑合组成一台草根晚会。

    《智取威虎山》第四场“定计”是通过几段京剧唱腔、念白对话和舞台动作,表演出东北解放军某团参谋长少剑波、侦察排长杨子荣所在的剿匪小分队“擒栾平、逮胡彪、活捉野狼嚎”,缴获“先遣图”,审讯得知这是土匪们都在争夺的秘密联络图。进而研究定出了由杨子荣装扮土匪胡彪,将缴获的“先遣图”作为见面礼,独闯威虎山,献图给匪首座山雕,趁着除夕夜“百鸡宴”群匪狂欢之机,和小分队里应外合,将座山雕及八大金刚等全歼在威虎厅的剿匪计划。

    熟悉剧情后,为了演好这出戏,我们几个商量角色分工,已经会唱京剧《智取威虎山》许多选段的知青润,理所当然要扮演少剑波,个头高、有颜值担当的知青暨,扮演杨子荣,正面人物男一号二号确定后,谁来扮演“小炉匠”这个反派就没人“挺身而出”了。在那个火红的革命年代,谁都不愿意去扮演反面人物。他们看我个子小,就叫我扮演土匪联络官栾平这个反派人物。我当然不情愿扮演土匪“小炉匠”,无力地推托一番,最后还是稀里糊涂的被推进这场戏。
(此图为网络下载的当年《智取威虎山》第四场<定计>剧照选二)


    经过几个晚上的反复排练,大家觉得差不多了,就去找生产队周队长,希望能找个大的场子演出,队长很支持,同意在路后生产队的小队部里(也就是存放谷物的仓库里)临时搭个半高不低的小戏台提供我们演出。那天晚上,生产队周队长非常高兴,拿出生产队平时舍不得用的汽灯,点亮后,将它高高垂挂在屋梁下,霎时强大的白炽光照亮整间大屋子,路后生产队的社员们晚饭后个个手持松明火把,陆陆续续来到仓库里,他们说比过年还热闹,都很兴奋。各人都找好位子坐好,等着知青们的好戏开演。


    演出晚会在社员们期盼的掌声中敲锣打鼓开始了,前面几个节目都轻松愉快地按照编排方案顺利演过后,轮到《智》剧第四场《定计》这节目上演了。随着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望飞雪漫天舞,巍巍山披银装,好一派北国风光……”的京剧选段唱起,扮演少剑波的知青润扮演杨子荣的知青暨,身着借来的褪色绿军装,精神抖擞、气势轩昂地先后闪亮登台。而我只能按照该戏要求,上身穿着皱巴巴、油腻腻的蓝色棉大衣,头上再戴着护耳棉帽(东北人称狗毡帽,这衣帽都是69年去插队时福州市四向办分发给知青们的),猫在一旁等候出场。当杨子荣(知青暨)一声大喝:带栾平。门外扮演“小炉匠”的我,赶紧弓着腰、驼着背,战战兢兢进屋来到杨子荣(知青暨)面前,胆战心惊地接受审问。此时扮演少剑波的(知青润)隐退里屋,杨子荣(知青暨)拍桌吆喝,一副正义威严的派头。相比之下,扮演土匪“小炉匠”的我回答审问时,就要表现出左顾右盼,贼眉鼠眼,先是抵赖,不愿交代联络图情况,后又吞吞吐吐应付杨子荣(知青暨),想表现出讨好长官、求饶保命的熊样。
(此图为网络下载的当年《智取威虎山》第四场<定计>剧照选三)


    我至今还记得当时扮演“小炉匠”的囧相,杨子荣(知青暨)喝道:“联络副官不交代联络点,也没见过联络图。看来,你是不想说实话”!我(栾平即小炉匠)佯作无可奈何。杨子荣(知青暨)猛然大喝“押下去”!我(栾平即小炉匠)赶紧双腿下跪,左右自扇耳光,接着边爬边求饶,装出哭腔,“我姓栾的该死,我该死!我对不起长官,现在我说实话,是有一张秘密联络图。上面画着许大马棒在东北各地的秘密联络点,有三百处哇!”我扮演的土匪栾平即“小炉匠”这个反面人物,演得胆小、狡黠、贪生怕死的狗熊模样,非常鲜明地烘托出正面人物杨子荣和少剑波智勇双全的英雄形象。


    那晚“定计”刚演完,路后社员们都笑了,他们佩服我们这些平时都很熟悉并一起种田的知青,换上戏装后,就能像模像样地扮演出好人、坏人来,特别是看我演得土匪“小炉匠”,都说真像电影《智取威虎山》里栾平被审讯时的滑稽可笑样。
获得社员们的认可后,我们兴致高昂,第二天晚上就主动来到相邻的上栏自然村演出。渔村大队党支部和工作组听说我们已经排练好并开始演出,更是高兴,立即通知我们第三天晚上到渔村耕山队为那些年龄大、平时又很少下山看演出的老耕山队员们再演一场。接下来,大队党支部希望我们继续排练,修改提高,到邻近的其他生产队义务演出,以实际行动积极、广泛宣传毛泽东思想。因而,那一年冬天,我们激情高涨,白天照样下地干农活,夜晚披星戴月,脚踩冰霜,手持松明火把,踏上崎岖山路,去了六坑、东坑等偏僻自然村演出,为渔村大队的社员们带去了欢笑,增添了快乐。
                    
                                   刘昌明     
2018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