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祖锬:一个芒果一百元钱(小小说)

2018.5.15 阅读:197 作者:蔡祖锬


          一个芒果一百元

                  

    快到三良地界,司机小刘说五一假期一些外地游客不仅偷摘芒果,还动手打村民,气焰嚣张。

    “有这等事?当地没人管吗?”后座老张问道。

    “三良村是闽贑粵三省交界处,属三不管地带。网上说游客经常赔钱了事。呶,前面又堵车了。”副驾座的小袁也附和道。


    老张下车信步走去,只见一个如李逵般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手持双斧又砍又砸,小车窗玻璃碎了,车身凹进一大块,司机满脸是血躲在车里,家属模样的女人求饶着:“别打了,我们赔钱不行吗?”小孩吓得哇哇大哭……

    “现在才想赔钱?三万!”看这络腮胡,穿着还算整齐,有点干部模样。

    老张拨开围观人群,一把夺下斧头:“有话好好说!会出人命的!”

    “你他妈是谁?是他偷东西还想打人!”说着扬起另一把斧头作势要砍下,小袁眼疾手快立马制服了络腮胡。

    小刘护着老张生怕受到伤害。

    村民们手持砖头砍刀扁担锄头柄蜂拥而上,一个留着山羊胡子军师模样的村民大声吼骂:“X你妈的敢抓我们的头人?”咋呼着带大家冲了上来。

    没想到平时铁塔般力大无穷的络腮胡双手被小袁轻轻地朝后一扭,便如杀猪般地叫了起来,“别过来,快叫我儿子!”

    老张询问了当事双方,司机说:“我以为路边五六棵是野生芒果树,所以摘了几个给孩子尝尝……”

    山羊胡说:“放你妈的狗屁!你摘了整整两筐!野生的会有那么矮结得那么多果吗?”
    司机说:“摘的时候不见有人出来制止呀,摘完才冒出这么多人来打我……”

    “是你先动手打人还想开车跑路!打死你也应该!”络腮胡咆哮道。

    “一个小芒果要价一百元,我愿意一个芒果赔十元钱你们不干还把我给打伤了!”

    “就打你!怎么了?”“快快拿钱来!”村民们一片骂声。

    最近的村庄距离芒果树少说也有半个多小时路程,採摘也就十几分钟时间,也就是说村民事前就在附近,等“鱼”上钩再一拥而上……

    老张觉得这种涉嫌有预谋专挑外地人下手而且发生好几起已不是简单的纠纷了,这些人凭借山高皇帝远胡作非为,是该好好管管了。

    老张劝说道:“偷摘芒果肯定要赔偿,但也不可以漫天要价更不可以用斧头砍人,这是犯法的……”
 

   “你他妈的算哪根葱?这是我的地界,我就是法!”络腮胡尽管双手被扭,但眼睛瞪得牛眼般大。

    老张觉得跟这种浑人难以沟通,“叫你们书记来吧!”

    “我就是!”一提书记,络腮胡精神头立马来,冲着老张吼道:“操你妈死老头!还不赶快放了我!我饶你不死!”却被小袁稍加发力,便如杀猪般大叫起来。

    老张深知此事无法善了,亲自打了手机……


    不一会儿来了一部农用车,十来个身着制服手拿警棍的保安气势汹汹地围了上来。

    “吃了豹子胆了!快把我爹给放了!”一个脸上有刀疤的不容置疑威严地说道。

    “小伙子,你哪个部门的?”老张眯着眼微笑地问道。

    “我数三下,再不放人,立马让你躺下!”刀疤脸威严中不容商量。山羊胡带着村民也围了上来。

    此时,老张点头示意,小袁轻轻一推,络腮胡便飞出三丈开外。

    果然都是硬角色!刀疤脸带领众人挥舞着警棍冲了过来,只见小袁小刘夺了锄头柄一左一右地护着老张,但凡靠近的一一撂下。

    紧接着一部小车迎面驶来,下来一个胖子环顾左右叫道:“都停下!”然后颐指气使地指着老张鼻子骂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来我的地盘撒野?”

    村民们欢呼道:“县长来了!”

    刀疤脸亲热叫道:“叔您来了!”

    “你是朱副县长?你怎么管理的?”老张并不慌乱,依然眯着眼微笑地说着,但平易中带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正气。

    “你?……”胖子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诧,但立即恢复了镇定:“你是谁?有什么权利指责我?”

    “朱副县长,我是谁并不重要,我们是不是都应该按法律办事?”老张的目光像两把利剑直透胖子的心窝。

    他怎么会知道我?他到底是什么来路?胖子口气明显地软了下来:“那、那你说如何处理?”

    “很简单,村里县里都无权处理此事,更不可以扣车扣人随意罚款,应报警由警方调查后按相关法律处理;但我建议这几棵芒果树是否挂个牌子言明有主?”

    此时警笛大作,老张看警车开来,便告诉胖子,“交由警方处理吧!”带着小袁小刘径自走了。

    朱副县长望着老张的背影,愣在原处思索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