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洁成:你还看不看电影?

2018.3.13 阅读:338 作者:刘洁成

在一张电影票八分钱的时候,我没钱看电影,因为那时的八分钱可以是一家人的午餐;后来50块钱一张票,还是没钱看,因为工资的增长速度跑不赢电影票。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人一旦吃老了,就会对那些精彩和刺激没有感觉,再好看的电影,都抵不住瞌睡虫。那次有人请我看了一场老美大片,看不到“3字久”(15分钟)的时间,我就打瞌睡了,经过十几次挣扎着打开眼皮,最终还是头壳一歪,放松的睏去了。


下乡时,数九寒冬,还是会扛着凳子,到圩场和邻村看电影。那阵子多是样板戏,风一吹布幕飘动,杨子荣威武挺拔的身段歪七扭八。有人跑到布幕后面看反的,反正不识字就不用看字,两面都一样。


后来在一家流动单位工作,常会有露天电影,那时开始有复出的老片。旁边不远处,就站着一支110米全省最高的大烟囱,每看完电影,我们身上都会有一层厚厚的白色烟灰,能用手指在身上写字。


再后来回厦了,因忙着上班和结婚生子,把电影院给忘了。加上家里早有了录像、LD、VCD、DVD和音响,录像带和胶片那真叫堆积如山,每晚就在家看片。


当影片的生杀大权掌控在少数几个人手中的剪刀上,10几亿人就丧失了欣赏一部完整电影的权利。虽然片检制度在其他国家也会有,但在我们无疑是不正常的,甚至有点不顾艺术需要和暴力色情的分际,凡有“不合适”的镜头大约是剪个精光,包括一些很不正能量的东西。其结果是那些管理者可以尽情的欣赏内部片,而思想“体质”差的普通百姓则只能是认命了。


怪异的是,黄金时段的电视剧包括新闻节目中,常有大量血淋淋的镜头,这在国外的电视节目中,即使是车祸,都是要打上“马赛克”的。不少人士呼吁,要求实行电影分级制,但这一要求永远不可能实现。这也许是当今票房不景气的原因之一吧。


现时某些人口中还在把同事称“同志”,把夫妻称“爱人”,如果是由这些古董人来控制着现时代的新片,我想还是不进电影院为好。这是我不看电影的另一个原因。

 

080114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