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洁成:哭了笑了

2018.4.12 阅读:205 作者:刘洁成

    我的好兄弟们又去泡茶聚餐去了,我没有去、去不了、去了也白去!甚至,我以后再也不能四处去游玩吃喝了。

 

         除了胸闷气短,吃饭的嘴巴也出事了:那颗二次补上去的大板牙又开始摇晃;另有两颗牙已经晃动了几年了;另有三颗牙断裂;另有两颗疑似已经蛀牙;另外还貌似有牙周炎……原准备花半年时间逐个解决,却因20天前治牙和拔牙,导致吃饭时关节牵引疼痛。更造成开口受限,嘴无法张大——这个很惨,假如治不好,俺这辈子就只能依靠喝汤活命。

    

     预约等了10天,去了医院。医生对这种病的治疗不很乐观,提了些建议,让我回家用湿毛巾热敷。这次检查的收获,就是确诊了我这病的名称。这个我早上网搜过,叫“颌面骨关节紊乱症”。

   

      因此,很不幸的向朋友们报告悲惨的结局:

    

     1. 今后凡我在场的话,你们可以说一些痛苦和气愤的事,但不要发表很逗的笑话,否则俺就会用力张开嘴巴大笑,这样会加重病情,到时连喝汤都不能了,只能去见上帝。

    

     2. 今后我打哈欠不能随意地张大嘴巴,只能尴尬的半闭着嘴进行,假如你们看见我忽然转身向壁,像贼一样偷偷在做某件事,那我一定是在打哈欠。

    

     3. 万一我还能有幸与你们同吃一顿餐,麻烦你们点菜时,记得来两样软烂小块的菜,因为太大块的东东,无法塞进我的小嘴里;太硬的又嚼不烂,只能“巴囵吞”,胃会穿孔。


          4. 我吃东西必须谨慎的细细慢嚼,聚餐时,大伙不要吃太快,不然的话,我刚吃到几口,桌上的美味佳肴就被你们吃光光了。

 

         5. 我这人毛病多,给大伙添堵,邀我出游会累赘大家,今后我尽量少出去祸害你们。

 

         ……

 

         从医生的口中大概知道,我已经没有几颗可以上下对咬的牙齿了,不是有上颗没了下颗,就是有下颗不见了上颗。接下去我需要洗牙、拔牙和补牙,但我嘴巴无法张大,医生无从下手,他们很难赚到我的钱。

   

       据说我这病要去看精神科医生。不晓得是因为我神经病才得了这种口腔病,或是我的口腔病将会变成神经病。总之我似乎犯了神经病。

     

     “医生,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这辈子再没办法吃什么东西了?”我问。

    

     医生看了一下我脸上的皱褶,说:“你都这年纪了,还想吃什么?”

  

        ……

   

       我的眼泪已经在山区的凄惨时候流完,然后我挣脱出来,活出了中年人的精彩。今天,当我的正常快乐被一样一样的拿走,我不敢绝望。

    

     看着医生,我认命的笑了!

 

写于2018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