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芹:高屋的爱情

2018.4.16 阅读:436 作者:陈秀芹

《高屋的爱情》简介:


本书具特色的是独家采访的《白碧云女士的百年大爱》,正如高云览三女儿高仁婉所云:“介绍我父亲的作品有一些,而采写我母亲白碧云,陈秀芹是第一人”此文当具一定的历史价值。


本书具价值的还有,《金门协议》二十年纪念活动,他们书写历史, 历史书写他们,2009两岸多位协议签署人汇聚厦门,盛赞《金门协议》充分体现了人性的光辉。


当朋友听说本书是到上杭首发,第一句话就“是写知青的?”我回答“是,也不是,知青题材仅佔约四分之一。”


全书更多的是写“情”,亲情,爱情、乡情、同窗情,朋友情,军人情怀,红土地蓝海洋之情,海峡两岸情,红十字骨肉情;也有追忆记者生涯,回忆那段激情燃烧岁月的;还有针砭时弊,解剖自己的;当然也记录了厦门知青乃至全国知青,一些有历史价值、有文化价值的活动旅游是我的最爱,写下游记数万,略登一二于此。


不整理不知道,一整理才发现,十来年笔耕不缀,涂写文字达70万多字,选择约25万字放入文本,都是退休后所写。周边人说我是退而不休;我呢,一方面觉得,工作着的人是年轻的,另一方面也感到,体力眼力是在递进衰退中。人,就在这样的矛盾中活着。


高屋的爱情

距离首次踏上高屋这块土地已经四十七年,春暖花开的日子,我第七次返回高屋,当年插队落户的村庄。这次回来,乘坐的是年轻一代90后开的车,他叫高进贤,和他聊起来才知道,他的父亲是我们的老朋友高友文,曾在高屋任多届党支书,如今是上杭县临城镇公务员。


进贤是独生子,2014年毕业于武汉高等院校,专业是艺术设计。


进贤的父辈有八个兄弟姐妹,叔伯众,在上杭有一定社会基础,可是进贤不安于在上杭做事,愿意到厦门来闯荡。他说众多亲友中,只有在厦门工作的五叔高友武是支持他这种决定的。


进贤还说,他在茶地读中学的时候,迟到的同学会被老师叫到教室后面罚站,但高屋的同学迟到老师不会罚站。由此可见高屋的偏远,更可见老师的爱心。十多年过去了,中学里有些事,进贤不定都记得,但这一点他记住了,且印象深刻。


穷乡僻壤的孩子,考上了武汉的高校,而且是班长,还是学生会主席呢。那几年,他不仅学习了书本上的文化知识,社会活动能力组织能力也得到很大提高,是个有责任感,肯担当的小帅哥。


他甚至把对面学院的一位湖北孝感的漂亮女生CD娶回了家,轰动了高屋村。


CD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满脸甜甜的笑,开朗大方。


这天进贤一回到家,车子一锁,手都没顾上洗,就急匆匆蹦上二楼,看望才两个多月的女儿——小苹果,多可爱多时髦的名字。CD见状,一阵风飘过来,紧随夫君之后,冲上二楼。


睡着了,甜甜的。进贤洗好手,戴上口罩(他最近感冒了),逗醒女儿抱下楼来。小苹果眉清目秀,五官端正,玲珑精致,惹人喜爱。进贤怀抱幼女,怡然自得,在大厅里转悠转悠,满满的幸福,让人羡慕,让人嫉妒。小苹果安静斯文,少有哭闹,只管尽情地安稳地睡,可能她感觉到了这个家、这个氛围的静谧安全。


过一会,奶奶抱上小苹果喂奶,当爸的忍不住又凑上去吻女儿的额头,奶奶轻轻推开儿子,嗔着道走开走开,没戴口罩,爱孙女胜过爱儿子。


不一会,爷爷高友文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他在上杭工作,骑摩托回来得一个小时。他在院子里抹了把脸,洗了洗手。五十出头的爷爷个头壮实,慈眉善目,他进门看孙女的那一眼,是满满的柔情,满满的爱。


CD老家在湖北,没有大山。第一次随进贤来到这崇山峻岭中的高屋村,她甚至惊奇,天啊!被大山重重阻隔的高屋人,是怎么被外界发现的?怎么生存的?然而就是这个万山丛中的高屋,几个月后却成了CD最温馨最有安全感的港湾。


她怀孕了,与夫君一起在厦门打拼的她,一直呕吐,营养上不来,全家商量的结果是,CD回到高屋休养保胎,进贤仍然留在厦门打拼。接触后我才知道,CD也不是等闲之辈,她和进贤一样,都是大学毕业后,被某上市大公司挑上的。正是这家公司使得两个人相识相恋了。不过之后,这两个年轻人却炒了这家顶级公司。为他们点赞!


CD说,婆婆很能干,太能干了,包揽下所有家务,还得养鸡养鸭种粮种菜,还得照顾进贤的爷爷奶奶。CD说,家中养的种的,全是天然的,没有添加剂的,空气是清新纯洁的,环境是安静无污染的。CD逐渐适应了高屋的生活,她无忧无虑快乐休养,身体慢慢好起来。婆婆爱屋及乌,视CD如己出,她们像母女一样和谐相处,虽然语言有一点障碍,但年轻的CD不断学习客家话,婆婆也借此提高普通话的水平。


终于,人见人爱的小苹果诞生了,这个家增添了更多的欢声笑语。CD继续留在高屋休产假,哺育女儿。如今谈起对高屋的印象,CD说,就像世外桃源!哈哈,180度的变化。


这次趁着休假两三天,进贤回来,就是要来接妻和母亲到厦门的。


离家前,很少哭叫的小苹果哭了,而且是着着实实哭了好几声,但仍不是那种大哭大叫歇斯底里的那种。


我想,小苹果好懂事好有情啊,她也知道要离开自己人之初生长的老家,她也懂得他们都去厦门了,爷爷节假日回到家,那可就是灶冷锅冷房子冷啊。


车子要启动了,这会,最不舍的,可能是爷爷吧。

 

我依然乘坐进贤开的车,与他的妻母亲同返厦门。一路上我与小苹果奶奶吕荣娣聊天,没想到居然扯出了一桩美丽动人的婚嫁故事,主人翁就是进贤的爸和妈!


快人快语的吕荣娣说,自己的老家在高屋村南边的泰拔乡张芬村,离高屋村三十多里山路,吕说自己之所以嫁到高屋,源于同村有两三个女友嫁到了这里。其中高兆琪的儿媳G与自己是闺蜜,同劳动同玩耍甚至同睡觉。


吕荣娣说大约是1989年春天,自己20来岁时,有一天闺蜜捎话来,约自己到高屋玩,我如约到。可是之前闺蜜已经与高友文说好,让他来家中给儿子打针,高友文当时是赤脚医生。待友文走了,闺蜜问吕,刚才那个小伙子怎么样,吕一听傻眼了,好家伙,感情你们是串通好了,给我下的圈套。


高友文对吕荣娣的印象是健康漂亮,青春发。于是第二天友文就带着同伴骑上摩托,赶到泰拔吕荣娣的闺蜜家,等待吕荣娣,并且赠上两个红包。依这里的风俗,这就算是定情物了。


CD说,爸爸当时好大胆啊,第二天就给人送定情物!


吕说当时自己很担心,因为高屋很山,家里母亲兄弟肯定不同意。果然,母亲知道后很心疼,“女儿呀,嫁到那么山的地方你会很受累的!”而大哥二哥更是坚决反对,甚至忙乎着介绍泰拔的生意人、“工作人“。


而友文的情书却一天一封一天一封,荣娣好纠结啊。


经不住家人的阻扰反对,19898月,友文再次来张芬时,吕荣娣拿出半年来一直没敢拆封的红包,要退还给友文。那一刻,她看到友文一个大男人,一个深爱自己的大帅哥,居然眼泪快掉下来了,这一下吕荣娣心软了,她收下了红包!友文说,婚姻是咱们两人的事,家人的意见只能作参考,以后过日子是咱们的事,我会保护你,爱护你的。


听到这里,进贤、CD和我轰然大笑,想不到貌似硬汉的友文也有这天。进贤说,还好今天与老记同行,拉出这个话题,否则几十年了,我们都不知道有这档子事。同时我们也佩服友文的一见钟情,佩服他眼光很“毒”很利,因为吕荣娣确实太能干了,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吕说,当初自己背着儿子进贤回娘家探亲,是走了三十多里山路去的!


婚后,友文当文书当会计当出纳,之后当了十几年的村支书,家里事,全部由吕荣娣顶着。她孝顺公婆,承担繁重的家务,养猪种地;最高峰时,她独自一人,养猪两百多头!


更让我吃惊和敬佩的是,41岁时,她一个农妇,居然考了个驾驶证!她说,那是生产的需要。因为养猪多,且养在离家三公里处,得运饲料运肥料运猪崽等。我问,村里考驾照的女同胞就你一位吧?吕告知还有一位,是村主任高成洲的老婆,但她比我年轻,也是因为养猪的需要。


再深究下去,驱使吕荣娣学驾驶的,居然是源于丈夫高友文。他报了名,去学了两天,但觉得自己实在不适合,退了下来。学费不能白交啊,于是吕荣娣顶了上去。从这以后,开工具车搞生产,开小车来厦门,那都是吕荣娣的事了。友文不忍心,又去报名学驾车,又是去了两天,又是退下阵来,这一回是儿子进贤顶上去学。人们戏称,友文还真不是学驾车的主。


吕荣娣非常吃苦非常能干,她有享福的一面,那就是在村支书位置上坚守十几年的友文终于在2009年脱颖而出,参加考试,成了一名端铁饭碗的公务员。据说那一年考试,全省1700多人参加,最后录取90多人。


我说,吕荣娣,后来你的哥哥弟弟们都怎么说来着?全车人大笑。


车子向着东方,向着厦门奔驰,进贤和CD将在这里继续闯荡,继续他们奋斗的生涯。

 

                                                              2016.04

 

陈秀芹(又名陈秀琴),简介:

1967年初中毕业于厦门六中,

插队在上杭茶地高屋村,

毕业于厦门大学,

工作在厦门电视台,

作为厦门知青一的电视专题记者,

摄制多部知青专题片,

留下了一段段宝贵的历史镜头。

2009年以来,

与知青同伴群体加入红十字志愿者队伍,

成为全国独具特色《厦门红十字》杂志的记者

多次为《海峡论坛》红十字博爱论坛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