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树立:我的知青生活(11-15)

2018.5.2 阅读:137 作者:范树立

11. 去大队开会途中

 

那时我作为知识青年,下放到距离小镇三公里外的李家坝大队插队落户。因为我有文化,一到村里社员们就要我担任生产队的记帐员工作。有一次,接到通知我到大队里去开会。一路上只见小路两旁到处是金黄色的稻田,穿过一片深绿色的桑树地,前面不远处有座小木桥。这座木桥十分简陋,桥梁是用杂木搭建的,桥上铺着稀稀稀拉拉的几块宽窄不一的木板,人走在桥上,木桥会有明显的摇晃。

我走过小木桥,在快要到达大队办公室时,看见路边的一块菜地上,有一位五十开外的老人坐在小凳上拔草。当时我感到好奇怪,这里的农民拔草是不会坐在凳子上的。这时我站在他身边,想问他个究竟,此人名叫章来宾,是本村人,从小就到上海去做学徒。章来宾面目清秀,剃一个平头,身穿已褪色的中式上衣,脚上穿着布鞋。章来宾精神很好,操着一口上海话,十分健谈。说着我蹲下身子,一边和他交谈,一边帮他拔草。章来宾说自己出生在李家坝,小时候家里穷,人多田地收入少,常常连饭也吃不饱。在他十三岁那年,家里托熟人在上海找了一份学徒工作,是在一家大百货公司做茶房服务工作。工作还算轻松,就是收入不多,所以至今还成不了家。六二六三困难时期(即196263年三年自然灾害),国家动员城市职工挑重担下乡务农,主要是为了要解决吃饭问题,政策规定家在农村的职工要全部返回乡村,城市职工可以自愿报名下乡支农。章来宾说,当时百货公司有的干部也是农村里来的,他们带头先报了名。接着我也报了名,不久领导便很快批准我回乡务农。

他说自己从小就离开农村到上海去做学徒,所以不要说对农业生产一窍不通,就连个人在农村里生活也感到很困难。章来宾说回到了李家坝自己的老家,由于我从小就到上海,在这里早已没有住房。我来到村里后,村干部安排了一间屋子给我,村里人还帮我种菜,经常送一些小菜给我吃。村里的干部还常来问长问短,对我蛮关心的,我真是很感动。

当时我因为要去参加大队的会议,只有和他交谈了一会儿就要离开了。临走前,章来宾客气地连声说:“谢谢,谢谢!”

后来,过了几个月后,大队机埠上要自己动手安装碾米机,当时还缺少轴承和橡胶皮带这两件机器零件,需要到上海去购买。章来宾知道后,对大队机埠主任说自己上海熟,主动要求带路。同时大队还安排机埠上的一名技术工人和我一起同去。当年农村里很穷,章来宾为了节省开支,我们三人乘车到达了上海后。章来宾找到一个熟人,在熟人家里住宿,到上海后的第一餐饭还是在他家里吃的。这是一家上海普通工人的家,位置在马路旁里弄的居民区里。他们的住房本来就紧张,我们三人就住在他家的阁楼里,这样使我们省下了不少钱。接着,章来宾带领我们,几乎跑遍了上海各个有出售轴承和橡胶皮带的商场。那时为了节省钞票,我们要买的是仓库里剩下的旧货,在挑选时十分费时费力。几天后,我们终于选定了要买的轴承和橡胶皮带,这时章来宾还很快帮助去联系有关托运货物的事情。

轴承和橡胶皮带买回大队后,机埠上很快建起了稻米加工厂。这家小型加工厂正常运转后,只要稻谷放进机器的进口处,一会儿洁白的大米便出来了,速度又快又省力。稻米加工厂解决了全大队社员群众加工大米的难题,还使周边其他大队社员收割的稻谷,也能在这里加工成大米。

 

12. 计算全靠用算盘

 

算盘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发明的计算工具,几千年来它成了民间计数理财的好帮手。用竹子木头制作简单的长方形算盘,靠几个木质珠子上下拨动,就能神奇般地进行加减乘除计算,把人们在生产、生活中繁琐的财务会计工作的数字,一笔笔计算正确。

当年常用的算盘有十三档和十七档两种,每个算盘分上下两个部分组成。上面二粒子,每粒子代表数字5;下面有五粒子,每粒子代表数字1。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漫长岁月里,算盘作为一件平常的计算工具,普及到了各行各业和每个家庭。在我小时候,记得学校也开设珠算课,专门教授用算盘来计算的基本知识。我在读小学三年级时,有一天到同学家去玩,那位同学的父亲在大街上开家棉纱店。我进去后看见他正在快速打算盘,感到很是新奇,问他这算盘是怎样计算的。他见我想学,便说这要慢慢来,你有空可以来店里,我教你。我高兴地答应了,在以后的几个星期天,便经常去他那里学习。过了没多久,我学会了用算盘计算简单的加法运算方法。谁知我在课外无意中学到的知识,在后来的工作中却用场很大,这真叫“有心栽树树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后来,学校开设了珠算课,由于我已经有了打算盘的基础,能很快背出加法口诀:“一上一,二上二,三下五除二,四下五除一……”,同时又学会了留头乘,还背了除法口诀;“二一添作五,三一三十一,四一二十二……”。其中最难背的是斤求两口诀,由于那时计算重量用的秤都是十六两制,十六两中的一两等于0.0625斤,计算时先要把两化做斤来计算,斤求两口诀是;“0625125187525……”。

我走出校门后,不久作为知青下放到农村后,担任了生产队记帐员,到这时当年学到的珠算派上了大用场。我几乎每天都要用算盘计算工分,分配粮食和农副产品等等。后来调我到公社社办厂去做会计,又是天天要打算盘。我回到城镇后,先后担任了企事业单位的会计工作,总之在我的工作中老是与算盘打交道。直到九十年代初,社会上流行用电子计算器来计算数字,在计算乘除法时电子计算器不仅速度快而且又不用背口诀,十分爽快。可是在计算加减法时,电子计算器比算盘却要慢得多了。现在,银行业务员在运用电脑计算的同时,还需要用算盘来计算。但这种算盘已是经过改进,分为上下二档,上档一粒子;下档四粒子,变得小巧玲珑又十分实用。

算盘是我国的民族民间文化遗产,需要我们继承发扬光大。可是现在的孩子没有见过算盘,更不用说用算盘来计算数字了,这不能不说是当前教育中的一大欠缺。拨打算盘可以动脑又动手,而且算盘结构简单,不需要用电,运用方便。当今的孩子在学好计算机的同时,不妨也可以学学打算盘,让祖国的优秀文化遗产能够一代一代传下去。

 

 

13. 农村结婚仪式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我作为知青下放来到江南杭嘉湖平原大运河畔,北三里桥堍的一个生产队里。这年冬天,正好碰上村上的邻居洪富结婚。这一年洪富还不到二十岁,他是家中的独生子,还有一个领养的妹子。家里原打算要将领来的妹妹配给他做老婆。无奈洪富对她没有一点感情,自己却在外村另找了一个对象。家里人知道后也没有办法,只好屈认儿子的选择,事后另将他妹子嫁了出去。

洪富方脸大耳,体格强壮,农活精通熟练,是一位农村出色的庄稼汉。洪富的小名叫做阿大,比我小几岁。平时阿大与我关系很好,在田畈里干农活时,他经常帮助指导我。当时农村里一家结婚,全村人都要参与,少不了送礼贺喜,还要相帮采购和协办酒宴。社员把我当作村上的一户人家,当然也少不了要送礼贺喜和去相帮。村上人对我很客气,没有分配生活给我。这时阿大母亲拿来一大张红纸,叫我帮助剪个大红字。这下难了,真叫“书到用时方恨少”,剪纸我从来没有学过,当时又不好意思推托。我只好想法子,硬着头皮在红纸背面先用毛笔写了一个“字,然后再慢慢用剪刀把喜字剪下来。等到把喜字张贴在阿大家大门间的朝南正中墙上后,我才总算松了一口气。这时大门间的八仙桌上已摆上了满桌的酒菜鱼肉,还插了一对喜气洋洋的花烛。阿大结婚这天办了十多桌酒宴,村上邻近人家的屋子也借来摆酒席。这天阿大家里还专门请来了厨师,在大门间外用砖头砌起了临时大灶头,专门烧煮鸡鸭羊肉酥肉等大件菜肴。

话说几天前,村里正巧刚连接上新安江通来的电,当时由于用户少,电力比较充足。这天傍晚,来贺喜吃喜酒的客人已经陆陆续续来了。等到天将暗时,阿大父亲点亮了电灯。可是一会儿,有几只灯泡因为电压不稳,一下子就烧掉了。这时阿大一家人急得团团转,我知道此事后,主动要求去崇福帮助购买灯泡。我路跑走到镇上时,天色已经暗了,五金公司零售商店早已打烊,这时我想办法找到了一个熟人,总算买到了几只阿大家急需的电灯泡。

这天傍晚洪富家的亲戚朋友客人很多,结婚酒席十分闹猛。阿大是家中的独养儿子,婚宴办得挺体面,村里到处是欢声笑语,热闹非凡。酒宴散后按当地风俗是闹新房,这天阿大家结婚还特地请了喜娘。喜娘年纪不大,约在四五十岁左右,人生得马马虎虎,可是一张嘴巴却挺会讲,真可谓是能说会道的人。在农村闹新房,喜娘就是主角。

喜酒吃好后,我随着闹新房的客人一道涌进了洞房。我看见阿大新房里的家俱很少,只有一张红色新床和一个大红的衣橱,床上堆放着几条绣着龙凤的大红花被头,被单也是玫瑰红颜色的。这时在不太明亮的灯光下,只见新郎倌阿大和新娘子羞答答地并排坐在床沿上,那位请来的喜娘却站立在床前,一会儿走来一会儿走去,显得十分老练大方。没多久,新房里来了十多个客人。这时有人大声说要喜娘讲故事。喜娘连说等等、等等,推迟了一会。过了十多分钟后,喜娘看看闹新房的越来越人多了,便笑嘻嘻开口讲故事:

好,我来讲个故事。有一年冬天,在东洋人打来格辰光的昭和时代,同福照户村上有家人家讨娘子,叫我去做喜娘。大家喜酒吃好后,有人陆陆续续进来闹新房。等到新房闹好,人散了之后,按那时的规矩我要和新郎新娘困在一张床里。这辰光,我拉过条被头,一个人盖了睡在脚后头。格辰光,新倌人和新娘子开始吃芝麻饼,新倌人也传给我一个芝麻饼。芝麻饼又甜又香,真是好吃。等到我们吃好芝麻饼,个辰光我还勿成困着,只听见床板有了声响。喜娘说这时的新倌人,好比是灶间里个只饿猫看见了鱼,实在有点难熬当。讲到这里,阿大新房里爆发出一阵阵欢笑声和拍手声。

我看见这时坐在床沿上的新娘子低下了头,新郎倌阿大的脸也一下子红了起来。这辰光在闹新房的人中,有人起哄头,要喜娘再讲一遍。过了一会,喜娘又讲了一遍,接着她还讲了另外几个闹新房好笑的故事,引得新房里笑声连天,欢乐无比。阿大结婚那天晚上,直到半夜时分,闹新房的人才陆陆续续散去。

 

 

14. 社员分配方案

 

在农村实行人民公社化时期,农民被称为人民公社社员。人民公社分为三级管理,即公社、大队、生产队。公社相当于现在的乡一级政府,同时负责管理全公社的农业生产。大队相当于现在的村级基层组织,主要负责全大队的农业生产。生产队相当于现在的自然村,俗称为小队,负责全生产队的农业生产和收入分配活动。

社员全年的收入由生产队记帐员(相当于会计)分户分人以工分形式计算。社员的工分又分为劳动工分和肥料工分两部分。劳动工分是依照每人的体力大小、农业技术高低分为全劳动、半劳动和妇女劳动等各个等级来划分的。劳动工分最高一般为10分,每人的劳动工分是由生产队全体社员公开、公正评出的。此后每年都要重新评一次,以尽量做到公平合理。当年的生产队社员每人发一本劳动手册,每天晚上由生产队记帐员按每人定好的工分和出工日期、工种、劳动时间记上工分。肥料工分是由人口多少以及饲养猪羊头数评出工分的。工分是计算社员报酬的原始根据,生产队记帐员每次计算分配方案时,首先要收齐社员的劳动手册,然后计算出生产队内每户社员的工分数。社员劳动分配方案是按照生产队的粮食、蚕茧和其他现金收入,分别除以全队总工分,计算出每个工分的报酬数。然后依照每户的工分,计算出应得的报酬。

生产队社员的劳动分配方案全年分春、夏、年终三次计算,春季预分方案是在小麦、蚕豆、春蚕茧出售后计算的;夏季预分方案是在早稻、夏蚕茧出售后计算的;年终分配方案是要等到在全年粮食、蚕茧和其他经济作物收获后计算的,是社员一年劳动报酬的总决算,因此也称之为年终决算方案。其中春夏二次是预分方案,计算的粮食、现金是预分的,到年终才计算出正确的劳动报酬分配方案。同时当时每年年初,各个生产队要造出一年早知道,即预测一年的粮食、蚕桑和其他作物经济收入情况,提早上墙公布。

我手头有一本1962年的劳动手册,上面详细记录了当年芝村公社新丰大队十三生产队社员的出工和粮食、现金分配情况。社员每天出工记录有日期,工种和所得工分数。每月计算出累计工分数,最后是得出全年累计总工分数。

劳动手册上还详细记录着全年生产队的粮食和现金收入分配情况。这个生产队在1962年收获大麦526斤,小麦110斤,绿豆120斤,黄豆628斤,折升稻谷加245斤;山茹29457斤,折合稻谷5891斤;蚕豆969斤,折升稻谷加378斤;全年稻谷12000斤(预估数)合计按稻谷计算是20111斤。其中按劳分配60﹪,是12067斤,计算出每千分181斤;按口粮分配每人272斤。

生产队全年经济收入是现金收入712.64元,出售大麦42.08元,小麦11.05元,蚕豆687.34元,早稻148.83元,南瓜793.86元,春柴131.20元,春茧120.15元,绿豆14.43元,山茹163.51元,秋茧94.42元。
    生产队记帐员就是按照上述的全年粮食和现金收入情况,按每户的工分分户计算出社员的报酬。

 

 

15. 菊海飘香

 

在二十一世纪初的一个秋高气爽的仲秋季节,清晨我搭上一辆开往福严寺方向的城乡公交车前去采访。车子在开阔的田野公路上平稳地快速前进,窗外的景色十分迷人,闪过大片大片翠绿繁茂的桑园,便看见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稻田。汽车开了几分钟后,进入眼帘的是一大块无边无际洁白的菊花地,一阵阵清新浓郁的香气不时地从窗外吹进,我顿时感到头脑清醒,心情舒畅。公交车在临近福严寺附近的一个小站停下,我在这里下车,沿着一条水泥路走去,看到眼前的这些景物,感到有点陌生。福严寺离我曾经插队落户的地方很近,记得当年从镇上到乡下去,要是碰到落雨天,这条小路就很难走,五六里泥泞的路一滑一趟要走将近半个小时。时今通了城乡公交车,全程车费只收一块钱,人坐在宽敞舒适的车子里,只要几分钟时间就能够到达目的地,真是让人感到又快速又舒服。有名的千年古寺——福严寺地处同福乡,我下放时经常和大队俱乐部的文艺宣传队员一起来这里宣传演出,当时上台演唱的节目有表演唱《歌唱农业发展纲要四十条》《农业学大寨》《学习雷锋好榜样》《李双双》《丰收歌》等等。我还记得有一首《毛主席来到咱农庄》的歌是这样唱的:“麦苗儿青来菜花儿黄,毛主席来到咱们农庄,千家万户齐欢笑,好象那春雷响四方。毛主席啊关心咱,问咱们吃来又问穿,家里地里全问遍,还问咱农校办没办。”

我下车后沿着一条机耕路来到一座村庄,村里一座座崭新的造型各异的三层楼住房显得高大气派。楼房门前停着十多辆小汽车,我仿佛迷了路似的,好像来到了一个大城市的别墅区。顿时,我的脑海里回想起了自己下放时住过的平房,那时候只要天一下雨屋面就漏水,地上要放二三只大大小小的面盆来接漏。村里的人家住的大多是“一直落”的平房,房间和猪羊栅相临,室内阴暗潮湿而且不通风。看到眼前的新农村景象,心里真的感叹万千。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农业生产是实行“以粮为纲”的政策,原来的蔬菜地、菊花地全部改为水田,种植双季水稻。这些地改成田后,被叫做“荡田”。荡田土质坚硬,插秧时种得手指头发痛。荡田里的稻苗由于缺少肥料和水份,长势不好,产量很低。当时,要是有人敢在屋后种几株菊花的话,就会被队里的干部拔掉,被称之为“割资本主义尾巴”。如今,这些荡田又重新种上了蔬菜和菊花。在村边的蔬菜地上搭起了一个个高大的塑料大棚,一年四季蔬菜不断,村民们都说蔬菜大棚的经济效益挺好。在那些大片平整的荡田上,现在又重新种上了本地有名的特产——杭白菊。这时我已经走到村口,看见那里竖着一块大木牌,上面写着“田野菊海景区”六个红漆大字,顿时眼前一亮,原来我要去采访的目的地就在眼前。进入景区,放眼一看全都是白茫茫的美丽又清香的菊花地,我想这里被称之为“菊海”,应该是当之无愧的。在“田野菊海”里,我看见有几十位身材健美脸色红润,不时传出银铃般笑声,全身穿着蓝底白花纹蓝印花布服装的农家女,正在那繁花似锦的菊花丛中,进行采摘菊花的现场表演。只见姑娘们身背小竹篓,双手像小鸡啄米似的飞快地采着菊花。在她们周围还围着不少游客,他们手里全都提着小竹篮,跟着姑娘们一起采菊花。看到那场景真的让人感到全身放松,心情愉快,好象来到了一方世外桃源。在这里,人们可以尽情地享受大自然给予的阳光、空气和美景。久住城镇的人能到乡下来走走看看,放松放松心情,那该是一件多么开心快乐的事情啊。在“田野菊海”里最吸引我眼球的是三位身材高大魁梧的老外,他们也挤在菊海里认真地学着采菊花,看上去真像有一种认真拜师学技的劲头。我赶紧打开数码相机,“喀嚓喀嚓”拍下了几个精彩的镜头。这时,周围菊花的香味引得我不由自主地弯下腰,采摘身边那几朵初开的菊花。闻一闻那刚采下的菊花,真的叫香气扑鼻,那是因为含苞欲放的花朵,才是香味最浓的花的缘故。这时我想要是能让东晋大诗人陶渊明看见眼前那菊花美景的话,他一定会心潮澎湃,诗兴大发,写出比“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加动人优美的诗句来。

“田野菊海”出来,我走进了附近的一家菊花加工厂的大门。在我的印象中,原来村里的农民加工菊花的方法比较古老,就是将采摘来的新鲜菊花,先放在一只只面盆大小的竹笼内,然后拿到柴灶上去烧开水来蒸。经过蒸煮过的菊花,再放在各家各户的大门口用芦苇编织的山篱上晾晒。等到菊花晒干后,便形成一个个薄薄的菊花饼的形状,这时收起来后就可以拿到供销社去出售了。当地农民不喜欢泡菊花茶喝,菊农们好象从来就没有那种喝菊花茶的习惯。我进入车间后,闻到了浓烈的菊花香味,在崭新宽敞的菊花加工厂房里,成堆的鲜菊、盒装的成品干菊、自动烘干机等各种物品都摆设得十分整齐有序。车间里身穿洁白工作服的工人,正在紧张地工作着。这里是采用最先进的蒸气机械来加工菊花的,经加工后的成品能够保持杭白菊原有的色香味。据车间负责人介绍,这里生产的胎菊品质最好。胎菊是采用即将开放的花的蓓蕾加工而成的,其香味特别清香醇厚。近年来,厂里将菊花进行深加工,添加参须、枸杞、红枣等滋补食品后,可以制成菊宝茶,产品经广州、香港远销到世界各地。菊花加工厂的生意很好,工人每月工资收入好也不少。厂里的一位工人告诉我,他们村上有半数以上的人家已经购买了小汽车,家里新添了电脑,还上了网。工人们笑着说:“现在的生活真的比蜜糖还甜。”在菊花加工厂门口我碰到了一位当年下放那个大队的中年农民,那人是个哑巴。他见到我时心情十分激动,笑容满面地紧紧拉住我的手。一会儿,他用笔在纸上写字,告诉我他如今已经娶了老婆,还有一个小女孩。最近,他还乘坐飞机去外地接小桑苗,赚了一万多块钱。我真的从内心感到高兴,翘起大姆指向他表示祝贺。

从菊花加工厂出来,听见“咚咚咚咚”锣鼓声响,我便寻着声音走去。一路上,我看见环境优美的村办敬老院,整洁明亮的村卫生所,童趣盎然的村幼儿园,这些设施真的可以与小镇上的规模比一高低。近了,我发现这锣鼓声,原来是从村里的文化示范户家中传出的。这里有几个身穿笔挺西装,脚穿黑色光亮皮鞋的中青年农民正在排练节目。他们告诉我,排练节目一般都安排在晚上,今天白天彩排的节目,是准备去市里参加全市菊花奖文艺汇演,要想去争个名次。我看见他们这里的乐器很讲究,有传统的锣鼓、二胡、笛子,还有铜号、小提琴、刹克斯和整套音响设备。我心里想这与我下放时的大队俱乐部的行头,已经是鸟枪换大炮了。当年的男女农民清一色穿着蓝布衣裳,脚上穿的是布鞋,下地干活时穿的是草鞋。如今的农民大多穿上了西装皮鞋,姑娘们穿得更是时髦漂亮,好像是田间的花蝴蝶似的十分招人喜欢。一会儿,随着锣鼓响起,排练又一次开始了,在欢快热烈的音乐声中,正在排练的农民个个挺起胸膛,边做动作边齐声高唱《今天是个好日子》:

 唉——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
……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明天又是好日子千金的光阴不能等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赶上了盛世咱享太平

 

 

 

 

 

作者:范树立

电话:057388207899      13616732899

通讯地址:浙江省桐乡市庆丰南路517号弄6532301

邮编:314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