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志超:记忆衍生着现实

2018.3.8 阅读:488 作者:郭志超

记忆衍生着现实   

郭志超

 

    昨日,一中母校的学长金针来电邮,忆起正月初五在万鹏牡丹的射山聚会。咏着他的近作《浪淘沙》,其中,“苦难光荣……涌心头”,最动我心。


    民族的苦难确不堪回首,但患难中的奋斗和友情却令人频频回眸。射山的往事不是断流的沙漠之河,高耸的白云山使之山青水长。


    满满六桌,胜友如云。张红也来了,朱佩国也来了。当年,他们都到过射山。在张红的回忆中,射山的故事,是“大山与历史长河碰撞的回音。”几年前,朱佩国在《白云山札记》首发式,谈起他在射山的翌日清晨,白雾茫茫,有个知青在田埂注视着青青的稻田,好似桃源画中人。这让我感喟:苦难中的审美者,必拥有未来。


    记忆是历史的,又衍生着现实。激动地和张红相拥的洪美丽,初一全家在射山过。高中刚毕业的几位上杭知青,1975年加入射山耕山队。其中,邱茜萍、邱其梅两位也来聚会。


    当年我虽然没能加入射山这个集体,但我像背英语单词那样,努力一一记下他们的姓名,了解他们的故事。近几年,射山像一道激流使我枯水的河床又涌起波浪。春节前的大寒日子,我和系主任在宁德调研。那时我感觉到鼓舞自己的波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