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少华:知青生涯钩沉(五) 惊喜篇

2018.1.18 阅读:234 作者:林少华

在上山下乡的洪流中——知青生涯钩沉(

惊喜篇


的一生即使整体是灰暗的,但其中多少会有些许亮点,下乡这三年多也是如此,更何况当年我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半大小伙子。俗话说少年不解愁滋味,三年多难免有过各种不如意的事情发生,让人难过郁闷,也有过些许惊喜和小幸福,其中有三次关于番薯的。


下乡当年夏收夏种后,一些缺水的田无法耕种,队里就分给大家做自留地。我也分了一小块地,种什么好呢?刚当农民没多久,农活也不精,想了半天,决定还是种番薯比较省事。于是,便买来番薯藤,将地翻成两,撒了些农家肥作为底肥,横着放上番薯藤,盖好土,浇上水,便种好了。接着连浇几遍水,看看已经成活了,便再也不去管它了。等到看见大家都去收获那块自留地的作物时,我才恍然想起我也种了两地的番薯呢,于是乐呵呵地着锄头和畚箕也去收获了。到了那块地旁一看,心凉了一大半,稀稀拉拉的番薯藤预示着地底下埋藏的薯块不会让人满意。果不其然,刨开了土只见每根藤下也不过只有三两根番薯,大小也就比大拇指粗不了多少,皮是鹅黄色的,很薄很嫩,吹弹得破的样子,看来还没长成,真是几分耕耘就有几分收获啊!我怏怏的带着番薯回去,扔掉太可惜,但就这模样好吃吗?我默默地想着把番薯洗净放到锅里蒸,很快就蒸好了。还没等放凉了,我就剥了皮,塞进嘴里。我眼睛顿时一亮,天啦,这么好吃!即甜又松软,而且没有一丝纤维,细嫩得入口即化,这是我一生中吃过最好吃的番薯,蒸的半锅番薯被我一扫而空。后来一直回想那番薯是什么品种的,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我们和当地农民一样也分了一小块自留地用来种菜。春天种的是刀豆,也就是四季豆。不知是品种还是土地原因,四季豆结的豆角既长且大,收获颇丰。但是天天吃四季豆,再好吃也吃腻了,即使变换了花样炒着吃,着吃,炖着吃,吃到后来看见豆角都觉得倒胃口所谓吃伤了就是这样,以致回厦门若干年我还是尽量不吃。豆角下架了,有了上次种番薯的经历,我决定还是改种番薯吧,因为这块自留地在一个小山坡,土质不太好,番薯比较不挑地力。秋天到了,鉴于上次的经验,我只带了一只畚箕去装番薯。到了自留地,看看地上的薯藤比面条只稍粗一些,长度只有三四十公分,上面只有寥寥数叶枯黄的番薯叶,薯藤根部两旁的泥土微微开裂。我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开挖。从边上刨开土,刨了几下,一个硕大的红皮番薯奇迹般的出现在我眼前。我小心翼翼的扭断薯藤,把番薯拿在手中掂了掂,起码有四斤重。我真不敢相信,这又细又短的的薯藤下竟然长着这么大的番薯?我立刻兴致勃勃的把剩下的番薯都挖出来,好家伙,个头都是差不多大小,一个畚箕根本装不下,我只好再回去拿了一个畚箕来才勉强装下。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就是每颗番薯藤下只有一个大番薯,没有任何一颗番薯,或许这就是番薯这么大的主要原因吧?但这次种的番薯远没有上次的好吃,只能说差强人意,应该是品种的缘故吧?


在《归来去兮篇》中,提到在从厦门回家的路上,不慎丢失了一个挎包,里面装着一件新衣服、几十元钱和一些物品,令我懊丧了几天。心想,丢的东西肯定是找不回来了,告诉了在县城的家里后,母亲过了几天就从县城到我这里,带来了她赶做的一件新衣服还有一些钱。关切的问了我回来的情况,得知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才放下心来。母亲回去后,有一天房东的二弟回来,他是在地处坎市公社县里一家工厂当领导。晚饭后一起聊天时他问我前段时间从厦门回村子路上是不是丢了东西?我想可能是他家人听我房东说过这事,便回答说是的。他仔细的问了丢失的是什么东西,我如实的回答了,心里直纳闷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没想到他告诉我,我丢失的东西被他子里面的工人捡到交给厂里了。他回来后听家里人说过我丢了东西,心想说不定是我丢的,没想到真巧是我丢的东西。他也十分高兴,说别着急,等他回去后把我丢的东西带回来。一阵突如其来的幸福感使得我有些眩晕,真没想到丢了那么久的东西还能完璧归赵!我再三地感谢了他,并托他代为感谢位拾金不昧的工人。一个礼拜后,房东的二弟果真把那个挎包带回来了,我查看了一下,东西和钱都完好无损,我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反复思考后决定写一封感谢信给那位工人。第二天我去龙潭镇,买了一张大红纸,上我哥那儿,他的毛笔字写得好,让他帮我写这封感谢信。我哥听了我的讲述也觉得那位工人师傅的品德真的是很好,当即写好了感谢信让我带回去。我把感谢信交给了房东的二弟让他带回去给厂里,并再次感谢那位工人师傅。后来从房东二弟那得知,我的那张感谢信张贴在他们工厂里,厂里也表扬了那位拾金不昧的师傅,我才安了心。

我们那个生产队下乡的那几年,每个工分值在四至六分多钱之间,在整个大队中算不错的了。71年那年工分值最高,达到了六分多。我们生产队的知青有十三个,大部分都能积极参加劳动,在这种氛围里我也努力劳动赚取工分。除了正常的出工外,还积极出早工。日复一日,一年下来,成绩也蛮可观的。过年前,队里的年终决算出来了,我的工分总值扣除当年的六百多斤口粮稻谷后还能分红一百五六十块,真的让我惊喜异常。那年头一百多块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够我花上几个月的了,而且能让家里减轻一点负担使我欣慰不已。


72年的自留地分在了村子外边,路途比较远,我还是图省事,种了番薯。和以前几次相比,我多施了一次肥,还把茂盛的薯藤打了尖,压了土,心想这样应该会好一些吧。偶尔去看一下,番薯叶长得绿油油的十分茂盛,也就放下了心。到了十二月中旬,我估摸差不多也该收获了,于是直奔番薯地而去。到了地方,虽然已经冬天了,但番薯依然枝繁叶茂,由于有了前次的经验,我不禁有些担心过于茂盛的番薯叶可能使得此次收获不佳。没想到经验主义害死人啊,颇丰的收获让我喜出望外。挑着沉甸甸的担子回到了房间,卸下来的番薯堆成了一座小山,我正喘着大气高兴地看着这堆硕果,思量着能吃多久,忽然一个更大的惊喜砸在我头上:房东的儿子寿海急匆匆的跑来告诉我,公社来通知了,所有申请病退的知青将于后天到公社集合,到龙岩坐火车回厦门。虽然对于病退回厦已有心理准备,但是这么快就有结果我还是感觉很突然,心中一时不觉有些迷惘,我就要离开这生活了三年多的地方吗?但很快又兴奋起来,终于能够回家乡了!而且是兄弟俩只差一天分别是上调和病退回厦,在别人看来这是多好的事情啊!至于刚收的番薯我立刻决定送给房东,以答谢这一家人这几年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我还把我珍藏的一本样板戏京剧唱腔集和一张我对着镜子的自画像送给寿海。孰料二十四年后我重回村子时,寿海告诉我,那本唱腔集和自画像他一直收藏着,并且当他儿子懂事时指着我的自画像告诉他儿子,这就是当年住在咱们家的厦门知识青年。我听后颇为感动,这是迟到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