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祖锬:那根裤腰带

2018.4.5 阅读:163 作者:蔡祖锬

    我8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此后,母亲拉扯着我们苦苦度日,本就体弱的她,累得病痛不断。

  有一天,母亲忽然说想喝梨汁,等我买回梨子时,发现房门紧闭,敲门也无应答,想起头天晚上二哥拿床单扇风的事儿,我不由得慌了,赶紧趴到小窗户往屋内看,只见母亲斜靠在床栏上低垂着头,任我大声呼喊都没有反应。我赶紧从小窗钻进去,母亲的裤腰带拴在床栏上,一端紧紧勒住她那细长苍白的脖子,双眼紧闭,只有微弱的气息。才15岁的我吓得魂飞魄散,号啕大哭:“妈妈!您怎么了?”我解下裤腰带,拼命揉着母亲的胸膛,母亲终于睁开眼睛,茫然失神的泪眼中慢慢有了些许光亮。“妈妈别难过,二哥会乖的!”我哭得快背过气去。这时,刚下班的二哥和小妹知道母亲寻短见后,一起跪在母亲床前,二哥懊悔地痛哭:“妈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乱扇风!”

  二哥喜欢干净,母亲生病后,他老说室内有细菌,要用床单扇风通气。可是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摆满家什,门小窗小不说,窗户上头还是马路,二哥用床单扇风,细菌没跑出去,倒是马路上的灰尘都灌进房间里来了。那晚,二哥又在扇风时,母亲正好推门进来,她一下子傻眼了,怔在那里,我赶紧扶着母亲道:“二哥说天气太闷热……”良久,母亲摸着二哥的头叹道:“不怪你。是妈妈没用,拖累你和小妹都辍学上班挣钱……”说着眼泪又滚落下来。

  二哥再也不扇风了,可母亲的病没有起色,很快便离我们而去。这张老照片是母亲去世前一年,也就是1962年,在百家村的照相馆拍的(前排左起,表妹、母亲、小妹;后排左起,我、二哥)。此后,每每想起母亲,我总会想起二哥扇风的情景和那根裤腰带,母亲拖着病体抚养我们异常艰难,她可以忍受病痛折磨,却被最后一根稻草击垮精神支柱。

  当我为人父母后,更加体会到,儿女的孝心并不完全在于对父母物质生活的关爱,对父母精神世界的理解更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