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洁成:读文学沙龙书(2)

2018.4.29 阅读:216 作者:刘洁成

    人生已经是如此的艰难,你是否准备好了让所有朋友恨你?我的回答:是,我准备好了!

          在新书评论会上,发言者为了赞赏作者的某一段好文,就会摘取人家文中好长一大段内容朗读起来,念个没完。这时候,我就会十分疲惫,想着上床去睡——我认为评论他人作品应该是直奔主题、切入重点、简短扼要一些。假如你想批评又想委婉地拐弯抹角,那就直接放弃发言吧。干这种给文章找茬的活计,并不是人人有胆。

        

  接上篇,接着感言——


    2. 读郑兄炯垣先生的《1949 小镇风云——白水营纪事》,立刻就让我来到1949的那一座小镇。甚至前一页未及看完,我就急着把下一页打开,很想提前知道下面又发生了什么……这就是写作者的功力,一般作者做不到,只会让你感觉你正在看书而已。可惜的是,郑先生将人带领到这个僻乡偏镇,却让人失望而归。正所谓“潮打空城寂寞回”。浪涛总是轻轻拍打着海岸,并没有撞击起高潮巨浪,并没有。故事结束了。炯垣先生是肚子里真有学问的长者,对历史和文学有深刻见解,但我的粗浅学识并不妨碍我指出他的文笔瑕疵,文中写道:“……厦门解放啦。我们小孩心里自然也高兴”,“东山岛大捷也叫我们小孩喜欢”——这两个城市的解放,对白水镇的生活无关紧要,更遑论一个不更事的小屁孩,这样子的高兴,其实缺少缘由支撑,可信度可以打折。

    

      3. 林兄福海先生的《煤窑旧事——知青生涯杂记之一》,通篇上下的遣词造句挥洒自如,证明了这家伙确实是中学语文教师,我昨日特别到微信群落实了他的职业身份。福海先生作文的辨识度较高,他会在故事进程中加入旁述,全篇随处可见对于某个人或某件事的介绍和说明。这种写法显示了作者的娴熟,却迟缓了情节的紧凑、发展和进度,稀释了故事的精彩。故事没有跌宕起伏,对于我这种喜欢天下大乱的坏读者,掩卷后有些空荡荡。奇怪的是,我最擅长的吹毛求疵和鸡蛋里挑骨头,在福海先生这里却无从下手。这挖煤的太狡猾,他没有留下什么明显的纰漏,这让我非常失望。

    

      ……

     

     (写太长没人看,待续。那些著过书的、发表过作品的、得过文学奖的朋友,快轮到你了)

 

写于2018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