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芹:甜蜜并寂寞着

2018.4.16 阅读:204 作者:陈秀芹

甜蜜并寂寞着                 


上杭县茶地镇高屋村是我当年插队落户的地方,这次从厦门返回第二故乡,听乡亲介绍说,村里有几位养蜂户,有钻研有热情有收成。高屋村养蜂最多的是高友珍,第二是高汝贤,于是我想和他们认识认识,聊一聊。

诗言志

那天上午,养蜂人高友珍风尘仆仆从县城赶回村子。他1957年生人,因为父亲病重,他去上杭照顾。

我和他闲聊,我说,养蜜蜂最大的收获是割蜜吧,此外,最大的乐趣是什么?

他却抛给我两个字“寂寞”,我傻眼!同在村主任高成洲家大厅闲聊的乡亲们皆哄然大笑。这,就是我和高友珍的第一次交流。

友珍是有备而来,随即他递过来两张纸片,是两首小诗——

《厦门知青来访

不速之客到我家,谈心尝蜜少烟茶。

南来北往言难尽,蜂飞燕语缘天涯。

《山语听溪》

蓝天白云下,青山绿水间。夏日茅斋里,无风坐亦凉。

芬芳花海里,蜂舞彩蝶飞。耕读蜂相伴,淡泊滋味长。

吹一碗山风,听一碟虫鸣。一群山里娃,醉在东风里。

我把这两首诗发到微信群,有老三届高中郑同学回应说:“诗一般呀。”我告知是上杭乡亲所写;郑说,乡村秀才也。

是呀!高友珍是1978年考上大专的,过来人都知道,那时候可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百里挑一啊。

他高中毕业后参加工作,在国有上杭水泥制品厂工作二十年,担任副厂长。1995年厂子关门了,他下岗了;于是他自己办了个排水管厂,也是水泥制品。随着市场的变化,排水管厂也歇菜了。

他还没到退休年龄,不能领退休金还得交社保等。高友珍想着,得折腾着干点什么呀。他种过苗木,种过水果,最后发觉还是养蜜蜂实在,能来点钱,且可以和大自然亲密接触。

他的养蜂场在村子东边大约三公里外的南山里,我问为何去那么远,他说,那里没人居住,更安静,更干净;那里果树品种多,蜜蜂采得百花蜜,营养更全面。

土蜂可治关节炎

听养蜂人介绍养蜂的知识和经过,首先让我感兴趣的是如何对付蜜蜂的天敌——凶狠的土蜂。

土蜂也叫野蜂,有别于人工养殖的蜜蜂,土蜂很粗大,像手指一样,很凶悍,毒性很大。人被单只土蜂蛰后,关节炎可能就好了,我先生就经历过。但是,如果多只土蜂一起轰过来蛰人,那就会出人命的。

对养蜂人来说,得注意防着土蜂,它们会吃掉蜜蜂的,所以发现了就得灭掉它或者捕捉它。我问,怎么捕捉呢?友珍说,用一个像羽毛球拍的网兜,扑罩土蜂。友珍强调这个罩必须是网状的,如果是实的密的就罩不住它。捕捉到后,用夹子夹进玻璃瓶,用高度酒浸泡半年以上,化解它的毒素,之后就可以喝了,这药酒是治疗关节炎的良药,不敢喝酒的可以用它来涂抹。

友珍一年可以抓几百只土蜂,泡酒后自用或赠送亲友;若是出售,价格很高的。我经常关节酸痛,他送了我一瓶,里头大约有土蜂三四十只,他交代还得泡上三四个月才能使用。

“分群”“分家”

汝贤说,“分蜂”就是“分群”,就像孩子长大了,就给他们盖上一栋房,分家让他们出去住,到新家去繁殖后代,去发展壮大。如果不分蜂不分群,太多蜜蜂挤在一个蜂箱里,就会内斗内耗,甚至相互蚕食。

外行的我问,你们在开箱分蜂分群的操作中,不怕被蜂蛰吗?养蜂人告诉我,不会的,你得小心操作,别惹它们生气,它们不会蛰你的。但是在捕捉土蜂时,必须有保护措施,穿着专门的防护衣,戴上防护手套。

老年人适合养蜜蜂

友珍说自己曾折腾种果、种树,转了一圈下来,发觉老年人还是养蜂比较稳妥,风险小,活儿不会太多,成本也不会太高。友珍说,养蜂的活儿比较多在上半年,下半年比较清闲,上半年是蜜蜂繁殖期,得添置新蜂箱,分蜂分群,得一箱一箱地分,取蜜也多在上半年。

下半年活比较少,主要是防天敌土蜂,防冻。当然最好人不要离开。我问怎么防冻,友珍说准备了一大堆旧衣服,给蜂箱保暖。

田野里律动的红点

看了友珍的诗,听了他们的介绍,我很期望到养蜂场去感受感受。

我们一行人离开村庄,走到东边大约一公里处,地名“八角楼”,这里视野很是开阔,放眼望去,几百亩田地以前都是我们第一生产队的。中间比较低的地带,是高关山溪,由西向东淙淙流过,溪两边是大片大片的水田;再往高处远处望,依山而开的层层梯田,恢弘壮观。

溪边的田埂上,有两位穿红色运动衣的少女,提着小篮子采集野菜。一问,她们是幼教,回来休假的,采集的是白头翁。

她们的身影,一会在这个田埂上,一会又跳到了另一个田埂上,哪里有白头翁,哪里就有她们的身影。

蓝天白云里,青山绿水间,广阔田野上,两点红。火红的是生命,律动的是青春,一幅优美的,令人怦然心动的山水画。

白头翁又叫清明草,是做清明粄的必备原料。采集者其中一名是燕子,她的父母在厦门打工,思念清明粄,思念家乡的味道,让燕子采集白头翁,然后请奶奶制作清明粄,托舅舅带到厦门给母亲。

我也馋清明粄,又香又糯,有野菜淡淡的香味,觉得它比大鱼大肉更可口。以前我们在这里插队,做清明粄的人家多,现在做的人少了,因为很费功夫。

再往前行,离开村庄大约2.5公里,路边出现了一个小瀑布,一泓泉水!我惊喜我兴奋,久违了!思念中的瀑布!以前劳作经过这里,我们都会用竹筒接水,畅快淋漓地享用。

此刻,我走上前,亲近它,抚摸它,双手捧起抿一抿,却没有了当年大口豪饮的勇气。乡亲高友珍帮我与小瀑布合了张影,今非昔比,影中人尽显沧桑。我阿Q,毕竟是快半个世纪了,今天还能健步故地重游,已经很幸福了。

终于来到目的地——高友珍在南山里的养蜂场,这里距村庄大概3.5公里,之前也是一队的田,当年我们也曾在这里干农活。

养蜂场在半山腰,是一片开阔的地带,北面是一大片树林,郁郁葱葱;友珍指着东面树林说,再过去就是泰拔的地界;养蜂场的南面山峦叠嶂,山顶云雾缭绕,高友文告知那个方向是蓝溪乡的黄潭村。

高关山溪横贯高屋地界、山林,婉约缠绵12公里后,继续向南,汇入下游的黄潭溪。眼前这一片养蜂场有三间简易搭盖的屋子,这就是主人诗中所写的“山语听溪”处吧。

主人自诩这里为百果园,种的都是水果类、观赏类植物,有枇杷、柿子、桃子、李子、百香果等等。园里的桂花树是绿化树苗,为有需求者提供的。蜂场主人对植物感兴趣,走在路上他经常会留心,前不久发现山上有一株稀有的黑色山茶花,是珍贵的黑牡丹,他就挖来种到了百果园里。

和高友珍一样喜欢养蜜蜂的高汝贤,是现任村支部书记。他说,之前自己也曾外出打工十几年,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换了很多工种,还是没挣到什么钱,离梦想非常遥远。后来儿子逐渐长大,要参加高考,家里需要照顾,就回乡来了。

汝贤说,我们现在注重养蜂场的绿化,注重栽培优良果树,注重环境的改造,希望慢慢地营造一个好的氛围,梦想今后能发展成一个观光果园。

我问,你们现在蜂蜜销路怎样、有没有上网销售?他们大笑,说产量不多,家人、好友分都不够。汝贤还说,现在生活水平提高,好东西咱农民自己先享受。

此刻,桃花正红,花枝招展,摇曳的枝叶间一个个蜂箱若隐若现。这里远离村庄,没有人烟,溪流淙淙,四周尽是绿色覆盖的山峦,为伍作伴有生命的小动物就是蜜蜂就是蝴蝶了,难怪养蜂人说除了寂寞,还是寂寞。置身其中,只能听溪水,听山风,闻鸟鸣,观蝶飞,数星星,看月亮。置身其中,我对养蜂人“山雨听溪”有了进一步的理解。

高屋的新媳妇CD,感觉高屋村就像桃花源!而我以为,真正的桃花源是在这里。

201604于高屋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