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志超:有感江为群的“道歉”

2018.4.7 阅读:225 作者:郭志超

有感江为群的“道歉”

郭志超


    伊人香消玉殒,天籁之音却永存。2015516日,厦门青少年宫红领巾剧场,纪念邓丽君逝世20周年朗诵音乐会结束后,许多观众还端坐不动,思绪难平。上世纪90年代初文化部将邀请邓丽君来大陆演唱,却因某高官“发话”,说邓丽君1981年曾到金门慰问“国军”并有不当话语,此事因此搁浅。江为群为此写了《欠邓丽君一个道歉》。


    历史已经进入新时期,某高官仍拖着犹如猪尾巴的旧思维。早在80年代,时任全国政协主席的邓颖超就在清扫这种思维。从1955年开始从事对台、对金门广播的陈菲菲,提起:198411月邓颖超来厦门视察,听到宾馆一名工作人员仍然称对岸为敌人时,便亲切地纠正道,以后你们不要叫他们敌人了,应该称台湾同胞。陈菲菲说,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彻底改变了对对方的认识和看法。在以后的播音中,言语之间也充满着对亲人、对兄弟同胞的那份感情。


    个别的旧思维其实是过去一个时代思潮的余波。在那个时代,敌我思维成为一种范式。前几天《厦门日报》刊载的清明思念文章里披露,厦门市委办公室的一位干部因为批评领导坐车去跳舞浪费汽油而被打成右派。这只是世间一尘埃。文革中,连夫妻互相告密,父子划清界限,个个像乌眼鸡,脑子里突出的是敌我。如此,可敬的老师被打成牛鬼蛇神,又有何奇怪。一有风吹草动,就疑心阶级敌人在动作。


    江文还提到,2008年神舟七号搭载了邓丽君演唱的《但愿人长久 》。不知这可否是对脑残的修补?


    好文不仅悦目怡神,还能令人深刻,引发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