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志超:阅读有感

2018.4.9 阅读:215 作者:郭志超

阅读有感

    郭志超


    时间是作品的检验师,历久弥新可谓经典。


    至今,我偶尔仍在回味着我熟悉的诗人在下乡期间的作品。


    《六分钱菜金》:小小油灯,眨着睛,看着我们的总务,盘算每人每天六分钱菜金。……四十二年前,天未黎明,井冈山每人每天五分钱菜金。……从五分钱菜金到六分钱菜金,付出了多少先烈的生命?鲜血早已把生活刷新,为何红军后代还这般节省?


    这首诗写于下乡当年的暑夜,尽管身份卑微的作者发出的犹如蚓吟,其实堪称天问!当时中国正迷失于贫穷的社会主义,“宁要社会主义草 不要资本主义苗”。多养一只鸡鸭,就要“割资本主义尾巴”。在那时,把沉重的时代命题的思考蕴藏于诗意之中,已是表达的极致。


    《写在古田会议纪念馆里(二首)》的《钢印》:题记:古田会议纪念馆里陈列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的钢印, 要知道这颗钢印有多重?只须问,奴隶世世代代锁链有多沉!共产党领导奴隶砸碎枷锁,铸成了这颗大印。……钢印,阶级的意志,政权的象征,钢印前我久久思忖:不让手中的钢印还原为锁链,革命还得努力,中国必须飞腾!


    恩格斯在《费尔巴哈论》这部哲学著作,以“过程论”较通俗地指出,实践过程可能产生一种与之相排斥的力量。当时下乡古田的陈志铭,不大可能接触到马克思哲学的异化理论。却让诗意驾驭着哲思飞翼,放眼革命的未来和旁生的可能性。正因为有这种眺望,才有“不忘初心”的告诫和勉励。


    诗文以载道见胜。道有深浅,唯有批判性思维方能使之臻于深刻。辩证、辨识和反思,是批判性思维的根本特征。掌握了这种思维能力,就能超越于事物的表象,感觉和洞察事物的本质并预感事物发展的变化和各种可能性。


    诗文不仅让人悦目怡神,还奉献思想,甚至内蕴卓见,那真是常青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