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芹:四人校

2018.4.16 阅读:210 作者:陈秀芹

人校                 


乍一听到闽西一个偏远山村——上杭县茶地镇高屋村仍然保留有一所人小学,我惊诧、惊喜!

因为就我所知所闻,闽西南有的村庄,或者贫困偏远,或者集镇附近,许多小学都被撤销了,合并了,给学生和家长带来很大困扰和不便,而高屋小学居然保留了下来。

地处闽西延绵大山中的高屋村,依贯穿全村的一条溪流的两侧、顺着山势而建。这条溪叫高关山溪,是黄潭溪的上游。狭长的村庄里平地屈指可数,而村民却把村中央最平坦的一块大约一千五百平方米的土地作为学校用地。

四十多年前我曾经是这个学校的代课老师。那时的校舍是泥土夯的墙,屋顶盖着黑色的瓦片,有三个教室,一二年级一个教室,三四年级一个教室,幼儿班一个教室。

如今,学校有一栋两层楼高的教学楼,楼上楼下共有大小五个教室。操场是一个完整的标准的篮球场,达八百平方米,这可羡煞了茶地镇中心幼儿园的高赠燕老师,她说茶地幼儿园有幼儿近百人,而操场却仅有这里的四分之一大。

这座教学楼是上级主管部门于2011年拨款,在旧址上扩建的。

但是教室里头的简陋令我为震惊!偌大的标准教室,仅在中间摆放了五张双人小学生桌,桌高大概五十公分,桌面很旧,大概已经使用一二十年了,曾经油漆为蓝色,如今已本色尽显。五张桌子配了五张小椅子,是竹子做的、有靠背的那种。讲台桌也是木头本色。

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教室的左前侧,一张桌子上,摆放着一台五十英寸的液晶电视,并配有卫星接收和播放器等设备,高屋教学点依此对学生进行标准化现代化教学。

生源锐减,村委坚持

据说这个学校最盛时期有办完小,学生最多时段是在1980-1990年期间,达到140人,教师最多时有8位;而后随着改革开放,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外出谋生,这个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如今,这里仅有三名学生和一名教师。

高屋子弟、1990年出生的高进贤说,他在这里读小学时,班级有同学19名;而小他两级的高赠燕说,自己就读时,班上同学是15名。如今这里仅有1名一年级学生和2名幼儿园小朋友。

据了解,2007年前后,许多地方刮起撤销合并乡村学校之风,高屋村教学点得以保留得以生存是因为高屋村两委(村党支部和村委)的坚持。连续四届被村民选为村主任的高成洲告诉记者,高屋由于地理位置的缘故,是出了名的贫困村,如果村里没了学校没了教学点,学生就得到7.5公里外的茶地镇中心小学就读。原村支书高友文说,孩子小,家长得陪着去,得占用一个劳动力;还要租房子增加开支增加负担;自然就减缓了脱贫的步伐。所以村两委就向上级教育部门陈述,请求不要撤销高屋教学点。上级主管部门理解和支持,这个教学点保留了下来。

耐得寂寞,坚守校园

在这么偏僻这么安静的小山村从教,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高屋的女儿、20多岁的高赠燕坦言,这里太安静太单调了,年轻人是待不住的,耐不住这份寂寞。

坚守这块阵地的是本乡本土的高友银老师,他是1960年出生人,是高屋完小第二届毕业生。友银老师说,当时福建日报副总编辑宋祝平全家下放到高屋村,他的小儿子宋小中是高屋完小的第一届毕业生,是19727月毕业的。

友银在茶地读完初中高中,1977年毕业回高屋小学当民办教师。后来经过考试,转为公办教师。其间,1993年至1995年,他到上杭教师进修学校脱产读书两年。

友银老师从教已经30多年,一直坚守在高屋这个教学点。如今学校仅有三个小朋友,分属小学一年级和幼儿园,友银老师得分别教学。我看到教室墙壁上贴着一张茶地中心小学的课程表,上面有语文、数学、体育、音乐、画画等课程,友银老师得按这张课程表教学。他是“全能型”,全部学科都是他一个人教。还好现在是网络时代,有远程教育,教学更规范更标准了。

友银老师上午下午都得守在学校守住学生,他们幼小,老师不敢大意。他教完小学教幼儿园,带他们做游戏、做手工,给他们讲故事,放VCD给他们看。友银老师既是教师,也是“男阿姨”,既是“一校之长”,也是“校工”——负责敲钟。

友银老师有一儿一女,都已成家,儿子家在泉州,女儿家在上杭,平日家里仅有他和妻子两个人。妻子患有严重的腰椎突出症,干不了重活。乡亲们说,友银老师下课后得干挑水浇菜等农活。妻子患病,每年得花好多医药费,友银老师生活简单朴素,他用的仍然是非智能手机。

友银老师说,当了三十多年教师了,累了,再坚持四年多就可以退休了。

活跃的课堂,开朗的教师

我到高屋教学点的那一天,友银老师去上杭看望重病住院的父亲,于是课临时由茶地中心幼儿园的高赠燕老师代上。

校园钟声一响,几位小朋友陆续进入校园,有小学的也有幼儿班的。

到底是科班出身的幼师,赠燕用姐姐的口吻与孩子们交流,和他们聊最近热播的动画片,她在小朋友脑门上贴上小红花,与他们拉近距离,小朋友好开心。

接着,赠燕老师以教师的身份教学,她亲切热情,淳淳善诱;她威严并重,表扬和批评兼用。小朋友觉得热闹觉得好玩,没有跑开的。

我在一旁观赏,觉得欣慰。一则是因为我对高屋的感情,我曾经也是这里的民办教师;更因为高屋的女儿赠燕,她有爱心,尽职尽责,善于引导小朋友。她勤于思考,敢于表达,善于沟通。与她相处轻松快乐,与她交流通畅有益。

我与赠燕聊天,她告诉我,6岁时父母就到厦门打工了。我说:“你是留守儿童?”她回答:“是的。”我说:“但你的性格开朗活跃啊!”赠燕说:“是啊,不会孤僻。”

经常地,我们看到报道,留守儿童缺乏母爱父爱,性格扭曲,让人揪心;而眼前这位曾经的留守儿童,其性格让人喜欢。

曾任高屋村多届党支书的高友文回忆说,大概是赠燕十一二岁的时候,她姑姑宫外孕蛮危险,赠燕就跑到村主任高成洲家借款(小小年纪就会判断,知道村主任能借给她!),然后迅速把姑姑送到龙岩大医院手术,医生说,再晚半小时送来,就危险了。

友文还列举其他事情,认为赠燕这个小女孩处理事情得体,善于应对。友文说,当时我就想,这个小家伙,凭她自己的能力,日后赚钱养活自己一张口是没问题的,整得好的话还能荫身边的人。

友文的讲述让我感慨,作为连续多届的村支书,他对家乡对村民了解多,感情深,有眼力敢担当;他沾地气,有多年农村基层工作经验,有独特的工作方法;他关心村里每位老人的困难,关注村里每个年轻人的进步。“赚钱养活自己一张口”,这样的言语朴实、中肯,而非夸夸其谈“作贡献、作奉献”云云。

这样接地气的语言,这样诚挚的交流,只有对村里有感情、对村里的生存状态有所了解的人,才能感受到这语言的精准和美妙。

果不出所料,师范学校毕业后,赠燕成为一位端公家饭碗、合格的幼儿教师。

精准扶贫,落在实处

在茶地在上杭,类似高屋这样的山村教学点还有吗?我特意请教上杭县教育局林华春副局长,他告诉我,茶地镇十三个村,如今仅保留了高屋村一个教学点,不过在上杭县其他乡镇,还是有保留几个山村教学点的。

林华春说,对于这样的教学点,教育主管部门一样重视,甚至更重视,在拨教学经费、教学设备方面,在拨修建校舍经费方面等,都会予以倾斜。

我欣然,我释怀,上杭到底是红色根据地,为老百姓着想,精准扶贫落到了实处。

                                           2016.04 茶地高屋